<dl id="zq53x"></dl>
    <dl id="zq53x"><menu id="zq53x"></menu></dl>

    <em id="zq53x"></em>
      <dl id="zq53x"><menu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menu></dl>
      <span id="zq53x"><form id="zq53x"><wbr id="zq53x"></wbr></form></span>
      <div id="zq53x"></div><sup id="zq53x"><ins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ins></sup>

      博客首頁|TW首頁| 同事錄|業界社區

      麥田的讀書生活

      www.4368221.com

      歸檔 - 12月, 2007

      南方周末的《系統》是網絡版的《1984》

      上周《南方周末》有一篇關于史玉柱網游的深度報道:《系統》,周五的時候我在網上看到,贊嘆不已,然后向很多人推薦。周一我又找關軍要了記者曹筠武的msn,專門上去向他表示敬意。基本上,這是最近幾年,我僅有的一次因為吃了“好蛋”,還想看看生蛋的“母雞”。:)


       


      我對《系統》的評價是,如果不是因為這篇報道是討論“網游”這么一個略顯專業性的小眾話題,那么,它在《南方周末》的歷史地位應該和當年那篇著名的“總有一種感動讓我們淚流滿面”齊名。這句話的意思是,《系統》其實不是專門針對史玉柱,甚至不是在討論網游,《系統》有更深邃的表達指向,它只是借助了“網游”這個題材《系統》其實是網絡版的《1984》——“系統”就是“老大哥”。


       


      如果從《系統》中你看不到《1984》、《古拉格群島》、《二十二條軍規》等等的影子,那你基本沒讀懂這篇報道。這些話本來不想說,因為對《系統》的肯定,和菜頭都說了很多,說的很好。比如這篇關鍵在于第二下。但今天看了《南方周末》誤讀史玉柱后,面對博主這樣嚴重的誤讀,我想還是說說吧,也算用實際行動向《系統》支持和致敬。


       


       


      其次,《系統》是難得一見真誠的文字。所謂“真誠的文字”,是那些對我們當下社會生活客觀和冷靜記錄,不矯情、不浮躁、不煽動、不偽飾的文字;是那些讀起來“有嚼頭”的文字。總之,是那種能“直指人心”的文字。這樣的文字,我沒法描述它有哪些屬性,但是我相信我們都曾經“感受”過這樣的文字。所以不多說了。


       


       


      第三,從寫作技法的角度看,《系統》的技巧很不錯,特別是在結構的處理上,很精妙地平衡了全局和細節,讓人讀起來既見樹木,又見森林。這是關于具體的寫作技巧,說來話長,而且我自身也不專業,所以也不說了。


       


       


      對于我個人來說,《系統》讓我有了重新閱讀《南方周末》的興趣,這其實是《系統》一文唯一留給我的價值。我想這已經足夠。


       


      最后需要一提的是,大家在贊嘆《系統》和其80后的記者曹筠武時,不應遺漏這篇文章的編輯李海鵬。《系統》的成功,他功不可沒。李海鵬的文筆極高,是我遇見過最有文字才華的人之一,他曾經寫過幾篇優秀的報道,有的我喜歡,有的我不喜歡;但他用這篇文章確鑿無疑地證明了自己是一個優秀的編輯。


       


      今天既然說到文化方面,就再推薦做社會化網絡或社區的朋友,有空可以看看一本小說:《我叫劉躍進》,劉震云寫的。對于SNS從業人員,劉震云的書都可以看,除了《故鄉面和花朵》。而《我叫劉躍進》,謝文也推薦過——請相信我們倆的共同推薦不會讓你失望。:)


       

      星期三, 12月 26th, 2007 讀書 43條評論

      謝文關于社會化網絡和web2.0的3個PPT(2005-2007)

      作為互聯網資深人士,謝文可能是國內對于web2.0和社會化網絡最全面和最領先的思考者和實踐者。在2005-2007年,謝文關于web2.0和社會化網絡有3個整體性論述的PPT文件,體現了他對之的思考;同時,作為校內網創業顧問,他也將之部分理論付諸實踐。


      在最近,經過我多次請求,謝文同意將這3個PPT全部公開。


      web2.0是一條漫漫征途,從謝文無私分享自己的思想,從keso長期堅持更新博客,以及包括我本人不斷將實踐和思路通過博客公開分享;我想說的是,我們各自雖然不同背景,但我們做這些分享的目的,源于我們對互聯網心存真的熱愛,真的感激。這份熱愛和感激,讓我們愿意分享,并希望大家互相幫助,使得國內互聯網能夠不斷創新,不斷發展。


      說明如上。以下是謝文的3個PPT:


      一、博客、社會網和虛擬社區(2005年
      說明:這是05年夏天,謝文為和訊員工所做



      點擊此處,全圖查看


      二、web2.0與社區(2006年)
      說明:這是謝文在2006年一次會議上所做,以myspaece為案例,全面討論了web2.0架構。這個PPT后來曾經帖出,也是目前網上流傳比較廣的一份文件。



      點擊此處,全圖查看


      三、互聯網產業的格局、動向和機會(2007年)
      說明:這是謝文最新的PPT;也是他目前對web2.0和社會化網絡比較全面的論述;尤其是提出的“六通一平”架構體現,值得思考。



      點擊此處,全圖查看


      PS:又拍網(yupoo.com)的相冊做的很不錯,特別是播放方式和客戶端上傳。贊一下。:)


       

      星期四, 12月 20th, 2007 互聯網 27條評論

      謝文、keso、麥田2008新年對話:社會化網絡和web2.0

      謝文、keso、麥田2008新年對話:社會化網絡和web2.0


      時間:2007年12月17日
      地點:北京羅馬花園附近芝蘭軒茶館
      參加人:謝文、洪波(Keso)、麥田
      附件:謝文關于社會化網絡和web2.0的3個PPT(2005-2007)



      一、“中國的情況是計算機普及和網絡普及基本同步”


      麥田:正好年底了,去年也是年底我們談過一次,談的還很投機,今天繼續這個年度的話題。:)


      謝文:我老看你們倆寫東西,比較認真,大家也能一起說上話;所以我們今天一起聊聊;揀自己喜歡的,大家關心的事情聊


      Keso:對。


      麥田:好的,那待會我們還是多聊聊社會化網絡和web2.0。幾年來,謝總在這塊講過3個PPT,我和keso看見的可能就2個,還有1個我是最近才看的,好像是謝總05年初做的


      謝文:是的,和方興東討論的時候,當時他說“博客”是web2.0的核心或者終結,我不太同意。我就搞了那個ppt,給員工講了講,05年夏天的時候。


      麥田:時間過的真快,現在回頭看,這兩年web2.0網站,很多站點還是沒做起來。


      謝文:其實承認失敗有什么關系呢,承認失敗之后繼續戰斗,第一證明你熱愛互聯網,第二證明你比較能學習。你要看李彥宏,他當年3次想賣,賣不出去,改了3次商業模式;你看馬化騰,當初聯眾可以450萬買他——大家都有低的時候,但人家挺住了,慢慢做就做起來了


      麥田:嗯。是的。那我們開始吧。我看先從keso最近的博客開始聊?他談到了07年中國和美國搜索關鍵問題的“十大”(參見文章:《三言二拍:年度10大的中外差異》


      Keso:嗯,就是網民在搜索引擎上問的最多的10個問題;我就做了個對比,比較好玩的是,中文用戶搜的大多數是和股票和基金有關


      謝文:那是因為今年的股市火爆行情


      Keso:是的。美國用戶的“十大”,更關心的是情感和技術問題


      謝文:那你的結論呢?


      Keso:我沒什么結論,這就是社會發展階段的不同


      謝文:嗯。在一個穩定的社會里,他的搜索問題應該是常態分布,就是生活里經常會遇見的問題,在搜索引擎會如實反映;中國的社會是一浪接一浪,哪浪起來了,就有哪浪的熱點


      麥田:但我對這個差異感覺比較奇怪;因為中國網民低端用戶很多,因此搜索基金和股票,不應該占的比例那么大,這里可能是和公布的問題統計方式有關


      謝文:這個和中國網民的發展有關。中國網民有兩撥,一撥是96年到99年的,主要是兩類人,做IT或電信的,那時也就他們有條件上網;再就是當時的大學生,但大學生在cnet,和公網是不通的。因此早期這撥用戶的特點是有錢人居多,當時我們在聯眾的時候,有些闊氣的用戶每個月上網費用就2000多;第二撥就是00年,01年,電腦普及以后,特別是adsl普及以后,上網用戶的年齡就下來了。中國的情況是“計算機普及”和“網絡普及”基本同步,而美國是80年代90年代計算機就普及完了。因此它美國那個常態人口就出來了


      麥田:對,這個我同意。中國網民現在就不是常態人口,因此我覺得那個統計不準


      謝文:正在常態化,你去看CNNIC的每年的調查,網民平均年齡,每年正在半歲、一歲地往上升;目前大學生可以說100%是上網了,中學上網也逐漸普及;現在反過來是補那些三十多、四十多的新網民,比如你看現在炒股;40%的股民是在網上下單了。這個數字很大啊。當年我做夢都在想這個數。那時有5%,10%都了不得。


      Keso:是啊,當年聯想收購贏時通,也就是看著這塊。


      麥田:嗯。不過這個統計,我還是認為他和問題有關,現在是給的是“如何”的十大;如果真是搜索引擎關鍵詞,我覺得“士兵突擊”肯定在網上要比炒股熱。不過我們就順著股票談談吧,你看今年很火的“東方財富網”,他就是上海的做了幾年了


      謝文:你這是外面看的,其實(其實:東方財富網創始人——麥田注)我和他比較熟。他是04年開始做的。其實就做對了2件事:一是其實這個人本來就是玩股票的,他在這個行當,做這個就知道怎么做;第二就是運作上,他強調了互動,強調了和卷商證交所的關系——但是你現在去看,行情過去后,現在掉的也很厲害。所以我當年對和訊改造,原因也在這里:如果股市火,你就火;股市熊,你也不好,這怎么搞?!


      Keso:是的,而且我覺得這類股票網站的行情,和股市行情,貼的太緊;你看年初“板兒磚”貼出的一家基金網站的alexa,和股市的走勢簡直一樣


      謝文:這個我們以前做過一個統計,相關系數0.7或0.8,這就基本上是一回事。所以你說做生意就特別怕這個,現在牛市大家都火了,然后熊市,又都下去了;那你告訴我下一個牛市是什么時候?我沒法預測你網站的能力,我只能預測市場——而市場又是不可預測的。這類網站過于依賴單一產品和單一市場。


      麥田:不過今年確實是全民炒股


      Keso:所以你看百度搜索關鍵詞的十大,那里面也是很多股票基金相關


      謝文:這就是keso你剛才說的,中國社會還處于發展階段。



      二、“對于真正“做互聯網”的,今年這一年是——災年”


      麥田:我們說回互聯網這塊。keso覺得今年互聯網這塊的情況呢?


      Keso:嗯,我覺得因為今年美國最大的亮點是facebook,那反映到中國的互聯網上,肯定是一堆要做中國的facebook,就和當年要做中國的myspace。情況差不多啊。


      謝文:你還別說啊,年初youtube也很火。


      Keso:對。那是今年年初。不過facebook這個刺激太大了,youtube是十幾億美元,而facebook是150億。Youtube那個刺激,當時看是挺大的;但現在和facebook的刺激比起來,還是差很大。


      謝文:是啊,150億美元,而且是google和微軟兩家巨頭,爭風吃醋地爭搶


      Keso:所以有的人就說,我們不要太大,只要facebook的十分之一就夠了。是夠了啊。(笑)但認真的說,我認為這就和當年都吵吵要做myspace的,但真正把它做起來,做出價值的還是不多嘛。這個情況在facebook可能是一樣的。


      謝文:你看07年呢,麥田


      麥田:我覺得一個是視頻網站,這其實還是延續youtube;視頻網站在國內今年還是比較激烈的,那幾家都拿到了第二輪;而且從流量上看,國內互聯網也是他們最熱;第二呢我覺得就是阿里了,阿里上市,號稱市值是騰訊和百度的總和(笑)


      Keso:阿里上市的效應,可能明年才顯現出來


      麥田:嗯。第三個就是facebook了。謝總呢?


      謝文:我試著簡化說說我對07年的總結:我是把互聯網分成三類:“做互聯網”,“用互聯網”,“玩互聯網”。什么是“做互聯網”,就是他這個業務,離開互聯網就不存在;他在互聯網上做了一個新的產業,新的模式,新的收入來源:什么是“用互聯網”,就是這個生意沒有互聯網也可以做,但互聯網做得更精致了,比如利用互聯網節約了成本,擴大了市場;第三種類“玩互聯網”就很簡單了,一則可能是看互聯網熱鬧,覺得誰都能做,就進來糊弄了一把;還有一種可能是把互聯網看成一個機會,無論是融資的機會還是圈錢的機會,進來圈一把就跑;短平快;他本身并不愛互聯網。這第三種就不是我們討論的范圍了。其實現在要說說的是“做互聯網”和“用互聯網”的。這兩者在99年,00年之前很難分,因為在那個時候,“用互聯網”也是高科技;當時幫人做個網站,做個數據庫都賺錢,注冊域名都賺錢。所以那時候,“做互聯網”和“用互聯網”差不多。但是到了07年,差不多十年后,兩個陣營的區分,思維方法不一樣了。


      在中國,07年比較典型是“用互聯網”的“豐年”。比如阿里,十幾年熬下來;像金山,像典型的史玉柱;轉一圈回來就三年上市了。但是他的那些東西,都是常規的商業操作,你說對做互聯網有什么借鑒?對于“玩互聯網”的,今年是一個“平年”,無所謂,也沒死,活著。而對于真正“做互聯網”的,今年這一年是——災年。我們看看參照物美國,這一年google、 yahoo、msn做互聯網的,facebook做互聯網的,你可以看到,07年美國是“做互聯網”的豐收之年;而ebay第三季度虧損8億美元,比較沉寂了,沒什么創新,買了skype,不知道怎么整合,也沒變成他原來設想的通用大平臺;中國也賣掉了,收縮了。當然你也可以反駁,說百度,騰訊股價都創新高,但那是他們核心競爭力是前幾年創新積累的。而我們“做互聯網”的這一年沒什么創新,拿不出一個像樣的東西,別說150億美元,哪怕15億也沒有;而不光沒有,web2.0這塊投錢很多,而我聽說算上視頻這塊,國內web2.0這塊累積投資已經15-20億美元了。


      因此,簡單的說,“用互聯網”的今年創了新高,豐收之年,我聽說很多人現在又要去做游戲,做電子商務,這就是“用互聯網”的;但是從產業形態上看,從價值鏈看,“做互聯網”的應該是高端,他是搭場子的,前軍如果不利,后軍也就不會有太好的表現;所以現在要我說回顧07年的話,和06年,05年都差不多,交了白卷。現在我還是延續這個觀點,中國互聯網在規模化的創新,在嚴嚴肅肅“做互聯網”的領域,沒有質的變化。這是我的意見,你們兩位考慮呢?


      Keso:這樣的區分,我沒有考慮過。其實嚴格區分的話,ebay也是一種“做互聯網”的,完全依托互聯網,沒有互聯網就沒有ebay


      謝文:對,他原來是“做互聯網”的主力,但后來就像我上面說的,分化了,ebay再也沒有技術創新,新概念提出,其實他原來是最接近2.0概念的;他的用戶70%不是在里面交易,而是聊天交際了;為什么他沒有自然而然演化出一個facebook呢?


      Keso:對,這話說的就是。我看了他們創業早期的故事,其實他們開始創業的那一幫人,也就想做一個社區;這個社區有交換的功能,但這就是一個社區


      謝文:但他后來變了,成了一個很大的公司;ceo也是從傳統行業過來的;她更強調了“商業”這一面,交易啊,去拉商家啊等等。。。最后ebya就從由“做互聯網”蛻變成“用互聯網”。你看他現在去和myspace談,沒談好;估計facebook也不會和他談;本來他是特領先的,但現在和亞馬遜差不多了。。。所以你說到底是“做互聯網”好,還是“用互聯網”好,我覺得根據你的個人喜好,不分高低;但是從一個產業,或者我個人的角度,如果是“用互聯網”的項目來找我,我就打不起精神;“做互聯網”遠遠沒有結束,才開始啊


      麥田:對于謝總這點我非常認同。倒不說07年的情況啊,但互聯網這塊至少有兩撥,一撥是把互聯網本身當作一個產業來做的;另外還有一撥總說什么垂直行業啊,電子商務啊,其實這就和前幾年的“e國”是一樣的,只是比e國可能效率更高一點,對物流啊,倉儲啊,控制的更好一些而已。但他的本質上,商業模式上,并沒有把互聯網的優勢真正發揮出來。


      謝文:都是本著攜程的路子走了。攜程我們去年說過,我比較看好他。攜程是把“用互聯網”玩出花了,把訂房,機票,旅游都融合起來,把國內的整個產業鏈都提升了。所以“用互聯網”,我絕對沒有貶低他們的意思,我只是說我們在座的三位,可能“做互聯網”的火苗還沒熄,我們自身的追求可能在這里。


      麥田:不過今年“用互聯網”的確實是比較收獲。無論從上市還是投資方面。你比如說幾家電子商務網站拿到了千萬級投資,你說他和傳統商業模式有什么區別嗎?沒有。


      謝文:這主要是中國實際經濟的特點,基礎差,不像美國。美國的傳統產業都電子化了,連收垃圾都電子化了;但中國的傳統產業還特別原始,所以中國的實體經濟和互聯網結合,“用互聯網”,做的再這么小,也有很多空間。這沒問題。


      但總的來說,這就是一個金字塔:最底下的是“玩互聯網”的,他們也不怎么喜歡互聯網,也不知道怎么搞,但他們就是在那里和和,這可能有70%;還有20%甚至25%是“用互聯網”的,這里面有特別好的公司;但是頂尖的,還是“做互聯網”的。


      但現在的問題是,“做互聯網”的本身在創新方面遲鈍。或者說是猶豫了,過于被業績指標或者成功壓的,覺得自己到頂峰了,誰也不可能超過我;但現在和美國對比一看,其實差別相當大,而且距離拉得越來越大



      三、“VC的投資成了一些創業者的指揮棒”


      Keso:其實這里面看,vc還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用互聯網”的能夠很快起來一大批,這里面vc起了很大的作用,vc的投資成了一些創業者的指揮棒。這里面很多創業者是跟著vc走的。Vc往哪個方向投,有些創業者就往哪個方向做;比如“做互聯網”這塊,vc目前好像看不到前景,而且尤其是同期傳統領域機會也非常多,所以vc就投傳統了


      謝文:vc在傳統企業都能獲得很豐厚的回報


      Keso:是啊,十幾倍甚至幾十倍


      謝文:所以這就是中國現在特殊的國情。


      Keso:嗯,因此vc更愿意把錢投給傳統的,無論你是傳統的餐飲啊,還是賣鞋的——比較典型的百麗鞋業,上市了;投到賣鞋的都有機會,如果你是全國連鎖或什么;vc在傳統行業這里有機會,所以就不愿意去投那些看起來風險可能比較大的。所以vc在這方面是有導向性的。


      麥田:我比較認同,但這種情況是一時半會改變不了的。另外國外還有一個融資渠道,就是大的公司能夠收購;但是我們這里不是這樣,大網站一看你不錯,得,我自己做一個。


      謝文:收購,是資本運作最重要的一項工作;比融資還來的要頻繁。你看微軟,yahoo,google這樣的公司,一年收購十幾次甚至幾十次。他們的視野擺在那里。我們現在學硅谷的資本運作,學了個期權,學了個c某o,但我們沒有學到全部的精髓。其實這些包括融資收購啊,都是全套的管理;但中國呢,基本上沒有,或者只學了一半,再加上一些所謂中國特色的東西也跟著出來了,這就成了阻礙、遲滯創新的力量。其實你問vc,vc也覺得很冤枉,他們不認為自己是“指揮棒”。你的原創在哪?真的原創,我也投;但就是沒有。


      Keso:是的,一方面是中國這些大企業,他們沒有接受“收購”等等全面的資本運作觀念;包括他們的管理能力;收購之后能否很好的消化。我自己做一個,成本這么低,反倒成功率高


      謝文:不過騰訊也收購過foxmail


      麥田: 我覺得他收也是挺奇怪的,他當時決定收可能也是因為客戶端的原因,但實際上這種效果根本沒出來。


      Keso: 那次也說過,這就讓他更不愿意收購了。



      四、“Web2.0是互聯網面臨著一場全面的革命”


      謝文: 但是反過來說啊。咱們也得說點好的。從整個互聯網產業上面來講,整個這樣一個規模,無論是收入規模,投資規模,市場的影響力。你說市場規模,今年游戲,就說上市公司,你把游戲產值加一加,將近150億。廣告那是不一樣的,大家都說廣告,廣告放一塊100億,當然你要去掉沒上市公司的全價格那我估計不太清楚。然后再考慮到增值服務及其他,其實嚴格意義上來講游戲也是增值服務的一種,但是這塊兒太大了。合起來差不多300億人民幣,直接的,咱們還不算無線多少錢,sp多少錢,接入多少錢,不算那個,現在互聯網公司加起來,總收入300億。什么概念,打個比方說電影業,出多少明星,出個大片兒大家得說死。一年30億,30億的票房,再加上點dvd什么的收入,反正也就30多億,差不多就是騰訊一家的收入,其實是互聯網產業的十分之一,互聯網產業不小了。而且發展速度也不低,現在就算是有sp的衰退,整個產業還是有百分之幾十的增長,利潤率比較高。應該說在整個新興的高科技產業中,互聯網行業還算是比較高成長的。。。我聽說現在風能太陽能也挺賺錢,但是這些東西呢,說實在的都是科技含量不高,都是制造業那塊兒的。另外是大品牌,像阿里,巨人啊,金山啊,今年的新貴,百度,騰訊,新浪,搜狐,網易,全國知名品牌互聯網就有十個左右。現在搞技術這幫人的工資,進門費都上去了,工資都上去了,消化了每年新培養出來的畢業生,計算機這個方向的畢業生根本不用發愁。不光是互聯網業,整個國家各個行業對計算機的需求,互聯網業起到了一個推動作用,促進作用。再說廣義的社會進步,社會開放,咱們數的出來的,《士兵突擊》。《士兵突擊》是在網上給(火起來的),它在國家沒被承認,央視都沒放。我覺得要是到年底,南方周末,我看新周刊已經評了,年度人物許三多,現在南方周末評,據說票投的最多的也是許三多。這個逗了,一個虛擬的戲劇人物,如果被評成年度人物,如果是這樣,那我覺得互聯網的這種,叫做輿論導向也好,或者是輿論訴求的主渠道,是個標志。


      麥田: 我就順著謝總剛才的話。如果說比較積極的,我覺得還是社會化網絡,facebook這塊兒今年來說還是一個比較明確的證明。其實國內的話,一個校內是比較突出的,另外還有一個51其實也是有這個意思。其實51的話我看他們最近的統計數據注冊用戶已經突破9100萬了


      謝文: 注冊用戶?


      麥田: 嗯


      謝文: 注冊數字你可以說大概四分之一左右是活躍用戶。


      麥田: 我個人覺得還到不了那么高。


      謝文: 不,活躍用戶一般正規的是指一個月內的活躍用戶


      麥田: 但是我覺得51還有校內還是能證明社會化網絡這一塊兒的。謝總的PPT,我給keso也看了,我覺得比較有意思的是其中提出的“六通一平”這塊兒。這個架構還是蠻大的。


      謝文:我還是愿意討論2.0.從概念上來說,2.0是一個最高的概念。Web2.0是互聯網面臨著一場全面的革命。這個革命歷史上給貼了個名字叫做2.0.你不愿意叫它也行,反正這是一個大的中心。而社會化網絡只是這個大中心中的一部分,目前比較當紅是因為facebook把sns社會化網絡突出了,就像去年myspace,前年flickr,然后是blog一樣。它都是大革命的一種表現形式,廣義的話我還是想說2.0.當然你要愿意深入的討論一下sns我當然也可以討論這一塊。這個是我今天想說的第一個主題,就是說如果說我去年年初,差不多兩年前了,寫了個ppt,當時講演麥田也在。我用的是myspace舉的例子,題目是2.0社區嘛。現在大家不爭議了。但是細聊起來,包括圈兒內人,都得說。雖然大家認為這是一個新的模式了或者怎樣。但是95%的圈內人,圈外的人99%現在還只是把facebook為代表的web2.0,當作和網絡媒體,網絡游戲,電子商務一樣并列地看。但2.0不只是這么狹隘,它將來是百行萬業都容納到這樣一個新結構里面


      Keso: 我得說一下。我大致同意謝總說的這個。我覺得web2.0是一種根本的觀念上的更新,這種觀念的更新它不代表某一種具體的技術。好多人把web2.0等同成一種具體的技術。我覺得web2.0不能說是某一項具體的技術。而是互聯網之前的那種組織方式,出現了一個重大的變化。這個是web2.0帶來的最大的價值,再一個我倒不認為sns就代表了2.0的某一種成果或者某一種歸宿。我認為web2.0還剛剛起步。其實這里面很多東西還在發展中


      謝文: 其實要到一個大家公認的行業標準工業標準還有待時日。


      Keso: 對。比方說維基百科,它不是社區,不是sns,但它是現在互聯網上一個非常成功的很有價值的東西。我覺得這個是web2.0帶給它的。還有很多東西,我覺得至少是公司在這方面的投入還不夠。就是說它可能會分散公司的影響力。比如說p2p技術,我覺得p2p技術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web2.0技術中的一個很有效的補充,將來很多人不見得就是非要直接進入某個平臺。可以通過p2p技術在后臺粘著住一個大的平臺,一個虛的平臺,不是一個實有的平臺。這個現在還沒看出來。還比較早吧可能。


      謝文: 還比較早。你說這個實質的,深層的,根本的技術,那個苗頭都還(沒完全出來)要想有機的整合成一個大平臺還有待時日、


      Keso: web2.0它發展的潛力還很大。我們看到的還只是剛剛露出頭的那一點。


      謝文: 麥田呢?



      五、“web2.0是一種架構,它不是垂直的一個應用”


      麥田:我比較同意謝總觀點的。其實謝總說的最關鍵的一點是,web2.0是一種架構,它不是垂直的一個應用,而是架構的一個翻新,可以這么來理解。在這種新的架構上會有一些應用出來,比如說flickr,這種圖片的應用,比如說sns的一些應用,這些應用是長在這個架構之上出來的。為什么facebook這么火呢呢?我覺得就是如果從架構這個層面上來說,很多網站很多點都做到了“功能”,比如說blog,相冊都做到了,但沒有把它產品化,而facebook是第一個在這個架構上做了一個非常準確清晰的應用型產品,能夠用了。所以我特別同意謝總說的,很多人一說起web2.0就說我要做個社區什么的,其實那不是web2.0,那只是一個“功能點”。


      謝文: 這個也就是我接著要說的,就是說現在大家看到的這些國外網站,都是最近三、五年發展的,從收入來講差不多十億美元了,還有人說web2.0的商業模式在哪兒,我就不懂了,這十億美元總不是搶來的,總是掙來的吧。這其中,facebook在我看起來。至少是更一點點地接近2.0革命,更完整。你可以說從博客,photo,像flickr是個性化表達的一種創新。但到myspace的話要先注冊,不注冊就寫不了博客,注冊得全面真實。然后呢,你真人就展開了。到facebook呢我覺得重點不再拘泥于真實的個人,真實的個人已經作為已知了,你去表達好了。然后它讓這些人的真實關系。特別是線下的真實關系搬到網上來。用某種架構將這種關系表現得非常簡潔易掌握。又容易擴散。你說alex上差不多的網站,看用戶曲線,對比來說facebook的成長速度就極端嚇人了。現在還沒看到下一個拐點。


      但是話說回來,你說facebook就把2.0全給囊括了?沒有。至少從我的角度看。它社會化搜索沒做全,我說的社會化引擎也沒有。所以我在ppt里說大概在2010年會有一個初步的模樣,我覺得還是要3年以后才能出來。現在我們如果不朝這個方向努力,我們不要再變成互聯網的微軟的殖民地吧,只有小市場,殘留市場或者叫做縫隙市場,細微市場。如果我們到那個時候。我覺得是悔之晚矣,而且那東西是不可能換的。除非再等下一次大革命。


      麥田: 謝總的三個ppt我都看了,第二個ppt中間說的那個會我也參加了。我自己感覺,不知道總結的對不對,我覺得謝總始終有一個觀念,就是認為web2.0實際上是一個操作系統,我認為。。。。。。。


      謝文:操作系統的話語言有點兒不太好懂,其實它是一個平臺,不是一個單一的功能或者一個功能的硬性對應技術,它應該是一個有機的聯系在一起,大家在上面玩兒的興致很高,可以干很多事兒的平臺。你比如說windows是個平臺,ie是個平臺,你甚至可以說google是一個平臺,應為它是一個綜合的應用。


      麥田:如果把整個網絡每個獨立計算機都算做事一個入網的接口的話,這個架構就是一個操作系統。facebook現在有這個雛形了,關系這部分基本上已經放進去了,另外回頭可能把社會化搜索,社會化商務的部分放進去。keso你怎么看,會不會出現這么一個大一統的類似操作系統的平臺,就是擁有壟斷能力的這樣一個平臺


      Keso: 在整個的互聯網發展過程中肯定會出現這樣的公司,但我認為最終互聯網肯定是分布式的。不會說今天你這個公司不營業了,我就沒地方去了。這個是很危險的。我覺得將來肯定會有一些人,把這個東西做的很豐富。


      麥田: 所以我在這方面跟keso的觀點是比較一致的。我認為這個架構想法的提出是沒問題的,但我不認為這個架構會具有壟斷性。假設騰訊現在已經鋪了這么一個平臺了。鋪的這個平臺用戶肯定會很多。但是,不用這個平臺,用別的一個平臺的用戶還是會存在的。所以我覺得這種平臺和我們當初單機時代的那種操作系統平臺是有區別的。


      謝文: 你們倆說的意思我聽懂了,但我覺得這個也對也不對。你沒真的反駁我。咱們并不對立。我說的是個什么意思。我說的是。一個革命來了。最開始是零星的突破,然后約定俗成,被大家逐漸產生共識,它會沉淀下來很多共性的東西。當這些東西沉淀下來,就會體現在這個架構上,并且標準化。你再做的時候,是要在這個基礎上再去出新。但是你不可否認的是。這樣一個平臺的掌控者,開發者,他是利潤的最大受益者。在下一個革命到來之前,他是引導著這個產業的方向,結構和特色的。


      麥田: 所以說我認可這種架構會成為一種主流的架構,但是我認為這種架構會以分布式地存在


      謝文: 你說他實現是以什么形式存在那是無所謂的,它是分布式的還是集中式的無所謂,這個我覺得不重要,分布式的,客戶端,本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代表了上下游關系


      麥田: keso的觀點呢


      Keso: 我的觀點是肯定會有這樣的公司,它在這里控制了產業鏈條的上游,產業標準。比方說如果facebook繼續按照它現在的預想去發展的話,不會出太大偏差,我覺得它基本上可以成為一個標準的制定者。我覺得在這個領域,你要玩兒,你要跟它(facebook)接軌,我覺得現在實際上已經是這樣一個情況,可能google的open social它的觀念不太一樣,它的觀念是大家都可以利用這個平臺,而你不需要為這個平臺做什么貢獻,這樣實質上facebook的開放性比open social 更好。參與者可以從中獲得一定的利益。我覺得這代表著一種苗頭,就是facebook可能成為這個領域的一個主流,它的潛在價值150億美元是無法真正體現出來的,它潛在價值應該更大。


      謝文: 有它競爭的東西在里面,有平臺前景在里面。也有它的創新性,成長性在里面


      麥田:  對,所以我是認可他的平臺性,我也認可facebook現在。。。。但是我不認可facebook的平臺就是web2.0的整體應用的唯一平臺。我自己的觀點是,現在確實會存在這種幾家這樣子的一個平臺級的應用。但是我覺得會不會出現在單機時代像dos這樣一統天下的。。。。


      謝文: 沒有,我說的是三五家,不是一家。每個國家的,除了中國以外,每個國家都有一兩個占統治地位的(網站)。這個演變還會有。但是像是facebook,myspace這種簡潔性帶來的,你看他那個結構,只要改下unicode,我把英語改成法語。不需要做別的改動,版本就出來了。facebook實際上到現在為止是在英國第二,加拿大第一,法國第三,前兩天我看說敘利亞還專門封了一下facebook,說以色列人滲透了我們的社區,中東語其實挺難得。他就隨便改了一下unicode,他應該全部都是最簡潔的架構,我不指望中國能做世界性的平臺,我們起碼在占中國百分之八十的平臺的三個平臺里面中有一個是真正的中國公司的,我就很高興了,起碼沒交白卷。


      麥田: 就目前國內來說我覺得校內還是可以的,不管他是怎么起來的,但就目前他在校園的占有率來說還是可以的。


      謝文: 你這是讓我得意是嗎(笑)。你就知道啊,在一個普遍創新水平不高的時候,一個比較認真的抄襲也能產生巨大力量


      六、“web2.0或者SNS有個很大的挑戰,就是社會情感得到滿足之后該怎么辦”


      KESO:這個我是這么看。剛才提到的不管是校內還是51,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問題,他們在最開始的時候抓的都是非主流人群。


      謝文:在當時看是這樣的。現在大家都說是校園。


      KESO:但是你看facebook,他真正的價值出現是開放之后的主流人群。而且主流人群現在占了絕大多數,只有主流人群對網站有用。


      謝文:而且是高端。Myspace是藍領,facebook是白領類型的


      麥田:KESO的解釋特別好。但是,到底什么是中國互聯網的主流人群呢?


      KESO:我覺得,中國互聯網的主流人群應該是整個社會中知識最高,收入最高的那群人。這群人都在網上,且主要集中在一二線城市。


      謝文:他們的影響力遠遠大于人口比例。


      KESO:所以我覺得龐升東的成功和巨人的成功有相似的地方,他們在三四線城市的市場推廣做的特別好。但是從長期價值來說,我覺得龐升東永遠做不過騰訊。為什么呢,因為騰訊是可以影響到主流人群的,它可以做到一二線城市。比如說,一個大的品牌廠商,他更愿意去影響一二線城市。


      謝文:然后它會往下擴散到下面的城市。它是時尚的領先者。


      KESO:對,然后它會自動輻射。往下輻射容易輻射。比如在三四線類城市,大品牌廠商的廣告就很少。但是在上海臺打廣告的人就很多。你看東方電視臺,不投廣告。很多廣告商拿錢來上廣告,說你排隊吧。


      謝文:只挑大品牌的廣告。


      KESO:這些市場的商業價值在這里擺著。如果說你對這些市場沒有影響力的話,對整個互聯網的影響力就很有限。


      麥田:所以陳一舟說要做白領市場。


      KESO:但是他怎么樣拓展到白領市場,怎么樣讓白領覺得這個平臺有價值。大學生能打發時間就可以了,但是白領不是啊。他如何能成功的拓展到白領市場,我覺得現在還不好說。我覺得上面的大部分活動都很無聊。


      謝文:其實2.0或者SNS有個很大的挑戰,就是社會情感得到滿足之后該怎么辦。它能不能滲透到人們的實際生活里頭。今天早上我以前一個同事還和我說,光說沒用。就是說交流。尤其是真實關系搬到網上,工作8小時就在一塊兒了,晚上還是只能聊天。聊啥呀?以前沒有的話還覺得有趣,真有了四五百朋友怎么維持啊。真的要用的時候,我還是要走,到新浪去看新聞,到和訊去炒股,到當當去買書。說的更深一點,下一個大挑戰在這兒,這個挑戰在于你這個平臺的普適性,通用性,開放性,以及深度。


      麥田:這點我比較同意。不說51了,校內我覺得基數是夠了,但是他鎖定的用戶群太校園化了,功能應用也沒有“全面生活”的拓展,還是以交友為主。


      KESO:我覺得是這樣,就算他開放應用程序的接口,愿意給他做的也都是這些,對白領的影響力不大,但是對學生kill time是有效的。他們的主流人群是學生。這個就算開放也得不到什么好的應用,和facebook不一樣。Facebook是和大商業公司,比如可口可樂合作的。


      麥田:從流量上看,facebook也是開始面向白領的時候流量才開始增長的。在校園的時候它也一般。


      謝文:你可以說它開了一個綠色通道,大學生畢業之后成為了白領。后來開放了城市,開放了很多應用程序,就如虎添翼了。某種程度上肯定是以犧牲了真實性為代價的。但是這個正好是社會的真實性。因為學校里的人都比較真,吃住學都在一起。但是城市里的所謂真,也就是坐在一起,有不可告人的一面誰也不知道。但是這是真實的。你不能要求網上大家也把秘密都拋出去,那才叫不真實。因為真實社會是這樣的。


      麥田:我們所謂的真實性就是和現實社會保持盡量的正態分布就可以了。


      謝文:人和人的交往都是從最初認識到后面慢慢變成老朋友的。這就是真實的,符合邏輯的。看結構,成本,要求過高是不符合現實的。


      KESO:大家分析網民和現實生活的關系的時候,往往看的是網民,但是我們說網民,北京上海廣州三大城市就占了一半的網民,這些城市一放棄,肯定成不了主流。



      七、“中國互聯網的主流用戶”

      麥田:這個我同意,但是我和KESO想法還是有些不一樣。中國網民的這個主流性究竟體現在哪里?如果說70%的網民都是低端的娛樂用戶,那我認為這就是中國互聯網的主流用戶


      謝文:這個得兩方面來說。99年我做聯眾的時候,很快流量就第一了。用戶很快就在線一萬,當時騰訊還比我們小。那是主流么?我們只是做了一個超出所有的服務,萬般寵愛于一身,沒別的選擇,就它了。這個相當于自我證明。我們的真實社會里不是這樣的,沒事兒干就開玩兒,大家都得居家過日子,但是沒有這種網絡服務可以滿足。這種大量的需求是線下實現的。從線下到線上的轉移過程沒有完全呈現,不能說明網民是那個樣子的。


      KESO:其實我覺得慣性思維和偷懶的思維讓大家都扎堆做一個,而不是說真的一個領域機會就特別多。娛樂里面機會其實很少,但是其他的領域沒有人去做,因為可能冒風險。那次我看到IDG說投資原則,如果你是做白領的,給你加分。


      謝文:因為競爭強度低,稀缺阿。攜程如家都是。


      KESO:包括投資一茶一座,白領想餐館的時候很簡單啊,價格便宜,口味一致,我到哪兒看見一茶一座,知道進去一吃,不會太差。紅孩子也是。很多投資者愿意投資做白領的。還有一個證明不做娛樂也有價值的就是馬云。拒絕娛樂,成功了。


      謝文:手機火的時候做手機,汽車火的時候做汽車。今天我看波導不做手機做汽車了。(笑)你把那叫做主流,但是現實的主流未必是你選擇的依據。第一是你的能力和想法在哪里,第二是你的能力和尚未開發的市場是不是一致。00年做游戲,千萬投資,現在幾個億,沒有資源根本進不了場。


      麥田:KESO講的也有道理。但是中國網民現在的情況是,能黏著度很高掛在上面的社區型服務的應用主體,是25歲以下沒什么事兒做的小孩兒。掛網的用戶25歲上的用戶很少,雖然在網民里面比例是30%了,但是單論SNS里面,我認為,網民低齡化可能會遠高于網民正常的比例


      謝文:就算你這個前提成立,現在動手也晚了。因為有51騰訊之類的已經讓低齡化的網民掛著了。這樣的話你的相對機會更小,因為人人都這么認為。所以應該找看起來機會沒看起來小,但是就只有你一個的那種領域來做。


      KESO:Google的成功是讓用戶盡快離開,他是滿足了用戶的需求。如果他一開始就想讓黏住用戶,可能開拓市場上就錯了。說到瓜分用戶的在線時間會讓自己吃力不少,在線時間總是一定的,在我這兒多一點,在別人那邊就少一點。希望很渺茫。


      謝文:有個前提,除非你有本事給人完全不同的體驗,但是這個革命更大了。


      KESO:不瓜分在線時間,QQ24小時掛他的,每天51兩個小時,我只需要兩分鐘時間到我的網站,這個市場可能做起來更容易。



      八、“network和networking”

      麥田:說到這里還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話題。美國的Danah Boyd提到network和net working。就是說facebook這樣的應用,是net work,把既有的關系搬到網上,而myspace,是networking,是發現新朋友的過程。


      謝文:這兩者本來是一回事。Network是現實到網絡的平移,多了一點價值,比如我們分別在北京上海廣州,同樣還是這么聊的話,就多了一個平臺的價值。一個人現有的網絡只是你到目前為止的社會生活,你的生活遠遠沒有結束。你現在的網絡因為很多約束,絕對不是你理想中的網絡。大家都還是希望更新重組擴大演變這個網絡關系。互聯網給了這個機會,打破時間空間的限制,去選擇你的朋友。我覺得更多的是兩個階段。大家先做第一階段,有個底,然后才開始networking,擴展自己的生活。Myspace先走了networking,但是也會有network。所以這兩者我覺得是一回事,從哪里開始不重要,最后都是殊途同歸的。最后都有真實性可靠性,network和networking會替換的。誰的管理機制做的好,能讓網絡擴大更新維持更有力,就會好做一些。中國很多一開始信誓旦旦真實真實,到后來無所謂了愛干嘛干嘛,都打一槍就跑。不成了。


      KESO:我同意謝老師的看法。我總體的觀點是虛擬和現實的界線會越來越模糊。可能將來的朋友會有一半是通過互聯網認識的。包括在游戲里玩兒的小孩兒,他們也認為那種關系是真實的關系。任何一個平臺,能把用戶留住,他們之間產生的長期的行為,都能把他定義為真實的人。表面的界線變得模糊。網絡生活是現代生活越來越重要的一部分。線下線上要截然分開其實沒有太大的意義。


      麥田:這個我同意。那你是不是也認為先有network才有自然的networking?


      KESO:我認為那是一體的。無所謂。


      謝文:都是暫時的。facebook是從校園開始傳承的。本系本樓本宿舍的開始肯定是線下關系。自我推新后就到擴展了。


      KESO:我覺得任何人的身份不是由自己來定義的,我是什么人,我做了什么事兒之類,而是由你周圍的人來定義的。


      謝文:別人眼中的人。


      麥田:但是產品設計細節很關鍵,是一個網站的閥門。這個閥門在系統的啟動期決定了網站是更偏向于network還是networking。所以這個社會網絡,運營其實考量的是一個平衡感。還有一個就是剛才謝總說的,交友信息之類信息過量了之后,噪音過大需要如何處理也是運營的一個點。


      KESO:這個是一個技術問題,不會是一個影響發展很嚴重的問題。你可以通過控制界面可調讓呈現變化。比如屏蔽。而關鍵的還是別的,比如facebook若能影響用戶消費習慣,這就太了不起了。


      麥田:我一貫認為facebook的價值就在于此。但是國內環境不是太好。這段時間我一直在做調研,25歲以上的中國網民對社會化網絡的需求不是特別高。


      謝文:這又是一個自我證明。這是因為中國東西做的很差,不能賴給別人沒需求。人人都有需求。沒聽說25歲以上的就沒需求了。關鍵在于你怎么把需求顯示出來。


      麥田:中間很微妙。說來那按照謝總的觀點,facebook做起來實際上就因為一點,就是“真實性”。


      謝文:真實性,真正的全面的生活關系


      麥田:我覺得facebook的全面性并不太體現,它主要是真實性。


      謝文:facebook在這方面做得不夠。全面是有,它的論壇把所有的主題分類,可以去找。這個導引是不夠的。它有意識的把它們作為一級,我PPT里講了。個人,群組,社區三級應該是同等用力的,但是它做的是有差別的。它把人和人的分類確定下來,市場是已經有了。NIKE的新產品展示,自然是有人去的。


      KESO:我覺得它有點走的太快了。尤其是beacon這個模式,推出來太草率了,沒有經過事前大量的準備工作。上來之后就推出來了,被這幫子人用一錘子給砸了一下。


      謝文:它這個就違反了真實性。比如我買了個佳能,我也不可能見到你就告訴你我買了個佳能,真實社會也不會。我只有在看到你有一個才會說噢,我也有一個。推到極端就沒隱私了。它改正也很快,馬上就加了一個隱私的限制。后來說道歉。大家威脅說要走,也沒走。


      KESO:每次威脅都是這樣。大家挺依賴這個的。


      麥田:那天我看了一個圖挺有意思的,說facebook的用戶使用時間的比例,最后發現大家用的時間最多的是尋找朋友,看朋友的頁面和看朋友的朋友這塊兒。


      謝文:你說的找朋友是什么意思?


      麥田:就是看個人頁面。還有它有一個poke功能也是挺有意思的,但使用的人時比較少。


      KESO:那個是想一上來就引起別人注意的。我覺得很多這種SNS網站用戶注冊之后沒事兒干。要讓他們有事兒做,這事兒又不太重。facebook的技術架構做的比較好,包括官方功能都可以去掉。沒有強制你必須得用。


      謝文:完全證實了facebook的目標是真誠,你的生活自己購建。真正成型的大方向就是這個了。別的方向也有,但是比較細節。誰都不知道這個開放式的結局。我試著寫的PPT也是歸納性的,我相信肯定會超出我的框架,但是這個概念框架基本就是這樣的了。


      麥田:真正做起來之后的,算法和運營規則是結合在一起的,設計出來在功能層面上會有體現。


      謝文:由結構就產生了本質差別。各個城市都是有差異的,和城市文化息息相關。馬克思的話就是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筑。



      九、“如果你真的能粘住用戶了,那是結果,而不是一開始你就這么想”


      麥田:最后我們說說08年的情況呢?謝老師先說?


      謝文:你們先來,我現在我跟業界接觸的面很窄,你們了解全面情況,你們先說。


      Keso:我是覺得08年有這樣幾個,一個是電子商務會比較火,和電子商務相關的也會比較火,這個是巨頭的帶動下,包括電子商務在中國做了許多年了,一直沒有做出頭,只有阿里巴巴上市,算是出了頭了。出了頭了而且他帶來的一些,就是說整個周邊產業對它的關注也會很多,所以我覺得2008年電子商務也會很火。


      另外就是視頻,視頻真正的打仗是在08年,是拿到了很多錢的大的視頻網站在打,那些小的就說是陪著玩的08年基本上就不見了。用戶利用視頻網站看電視劇、大量的在看電視劇,這個習慣已經確實被培養出來了。用戶根本沒必要去下載電視劇這種不要求太高的清晰度,就要了解劇情,不需要下載,不需要通過P2P下載。這種時候在線視頻是特別方便的。因此視頻真正這種白熱化的競爭是在08年出現的,前邊還沒到,都在蓄積糧草,打出一個結果我覺得還得到09年以后。


      我覺得08年還有一個問題就是08年奧運會,這其實對互聯網來說不見得是一個好事。奧運會引起大家太多的關注的是這種媒體價值、廣告價值,它會導致互聯網的注意力焦點越來越趨向于這些媒體和門戶,廣告可能會越來越集中在幾個大網站上,這種集中的方式使這些小網站要想獲得生存就約來越困難,我覺得08年的奧運會對于中國互聯網來說,可能對個別網站有好處,但對整體來說是不好的,不利的。大概的是這樣的


      麥田:我覺得視頻肯定08年是一場惡戰,此外,視頻有沒有商業模式還應該打一個問號,現在視頻流量的基礎是建立在看電視劇上的,前幾天一個報道說到一個觀點,如果你現在沒有收入的時候版權單位可能對你還沒有什么追究,但如果你真的把植入式廣告放進去了,廣告形成規模了,那么版權單位肯定要來。而視頻現在流量相當大的程度可以說主體在電視劇上,他們這種版權風險是遠遠高過別的網站的。


      Keso:我同意這個版權風險,但我覺得如果說百度的MP3在中國可以安全地生存下來并且逐漸地成為影響音樂產業的一股勢力的話,我覺得視頻網站也沒有問題,因為用戶的習慣在這。


      麥田:嗯。我看08年也是視頻這塊,另外我覺得電子商務這塊我覺得是越來越熱。比如說B2C這種模式,所謂垂直行業,這塊會比較直接,而且應該來說會有些投入。還有一塊就是游戲這塊我覺得可能還是屬于這種競爭比較激烈大家都還能活著,不像SP這么慘這個情況。SNS這塊明年會有一堆Facebook模式的這種公司出來,因為它的成本比視頻網站要低多了,所以視頻網站有幾百家的話,Facebook模式表面上看成本低,也會有很多。奧運會實際上對Web2.0網站是一個利空的消息,會讓門戶網站更火一下,這種效應在這里。還有一個趨勢是區域性的網站,這種區域性的網站冒出來的有杭州的十九樓,這塊還是比較有意思的,像杭州19樓,他們有媒體背景,用戶基礎,在杭州很強,基本上是壟斷地位。但是我總的感覺還是整個08年還是比較漫長的長跑階段,國內Web2.0不會有特別大的改變。


      謝文:我覺得明年互聯網是一個很大的考驗年,今年是個災年,如果明年也是個災年的話,中國互聯網整體上會變成我們其他行業或者中國經濟在世界經濟中地位差不多——我們變成中下游的一個應用的供應商。


      08年我感覺在創新方面,在做網站方面,我們看到網易剛剛推出有道自己的搜索,騰訊有一個,新浪是跟Google合作,搜狐有搜狗。。。在搜索方面我覺得出現大的變動可能性不大,唯一的擔憂是百度會不會在戰略上攤子鋪的太大。它現在開始吃下游了,自己做財金自己做新聞,又要去歐洲去美國,這種規模性擴張包括……因為凡是你一做下游,差不多你就要損害你中立第三方的地位,不搜你的潛在競爭對手啊,談多很多商務廣告,當你把你中立第三方的地位削弱,將這個地位拱手讓給Google一家獨占的話,那Google就方便很多了。所以明年08年我估計不是Google做的多好,是百度如果犯錯誤的話,那么Google將大有成長。這個對百度來說,某種意義上對中國互聯網業來說,都是一個警訊。


      在其他方面創新,現在我還愿意用2.0,2.0革命方面,我估計小打小鬧沒有問題,但是我個人覺得現在成名的大公司里如果有一兩家愿意花比較大的力氣來跟上,那就最好了,如果沒有的話,那我們就就繼續落后,再一年的落后。而再一年的落后非常有可能是實質性的,以后再追已經追不上了。我記得幾年前新浪搜狐的廣告收益是廣告市場的60%以上,我看最新的易觀的數字不到25%了。也許奧運會暫時地救一把,因為奧運會專門投入的廣告份額當中的一部分肯定被幾個大的網站吃的多一些,但是這個是暫時的,奧運會在能看得見的將來也就一次了。但實質性如果繼續做下去而我們的2.0有些做對了,做好了,那它異軍突起,長的比較快,新增流量相當大一塊被它拿走了,那這個對中國“做互聯網”很大一塊格局影響很大。


      當然除了Web2.0,說每個行當的話,游戲明年前景也會不錯,因為也圈了很多錢,自己出不了頭的反正也會增值,叫人來收,再有可以加大市場力度和市場推廣。隨著市值的增加,錢的增加,可能國際大玩家也會高看你一眼。


      電子商務這塊我想應該破題了,終于算是一個大行當,其他的像無線我個人認為不管明年什么時候發3G,因為奧運會的因素,我覺得明年短期內天時地利土壤條件能夠讓以無線為平臺的服務有個大的提升的幅度。還能再堅持一年,到09年的時候。因為這個完全取決于上游,上游的行業政策。其他的就不屬于我個人關心的了


      Keso:其實我覺得最具有把Web2.0做成潛質的是騰訊。這里也正好說看好的幾個網站嘛,我還是一直是比較看好騰訊的。但這個公司的魄力,更高的眼光這方面不夠。這種戰略眼光不夠,就導致它讓出了很多機會給別人。包括51的機會校內的機會我覺得都是騰訊讓給他們的。而騰訊手里已有的資源是最好的,關鍵是看它能不能把這個事情做好。我覺得在Web2.0這里能帶領中國互聯網出頭的我覺得應該是騰訊。


      謝文:其實這也是各個產業的規律,大公司不犯錯誤,都停滯,然后是小公司的機會。


      麥田:但是我覺得如果要是騰訊的話,我覺得百度更有機會,百度現在結構極合理,而且它的用戶數也不少。


      Keso:但是百度迄今為止沒有辦法去界定用戶,Google可以去界定用戶,我覺得騰訊也可
      以去界定用戶。用戶的行為習慣,它可以很清楚地可以界定,百度到現在還比較弱。


      麥田:但是它基本上還是可以界定的,用它的貼吧和空間。


      Keso:那些活動太少太局限,不是一個更開闊的活動。我覺得騰訊可以掌握用戶更開闊的活動,一個客戶端能夠掌握的東西太多了,可以提供更好的工作。很多東西它沒有做,但是實際上它的資源是可以做的。我認為騰訊實際上是干Web2.0里面最有實力的一家。


      接下來我覺得電子商務我其實比較看好康盛創想,我覺得他們做的是一個分布式的電子商務,或者分布式的社區,只不過他在整合方面現在做的不好。他可以提供一個大的平臺然后后臺可以有機的整合。用戶的身份認證和廣告體系等有機的整合起來。但是我覺得這里有很多的機會,目前來看它做的不太好,但是它的架構有了,它的產品有了。它已經有比較高的認知度,Discuz、EcShop這些電子商務建站的軟件。并且都是開源的讓你自由去修改。它如果是能夠提供一個更好的統一平臺,統一服務,是一個很好的架構,這是我看好的第二個,而且我覺得它切入的時機非常好,電子商務已經起來了。傳統企業他們越來越認識到電子商務對他們是有幫助的,尤其是阿里巴巴的成功讓他們意識到如果不做電子商務,未來的錢就賺不到了。這個時候你是放在一個大的平臺上去做還是我自己做一個然后有一個大的平臺來整合它,讓它能夠從這個平臺中獲益。我覺得康盛創想是應該做這個事但他們目前沒有做好。我覺得這個思路是這樣的,所以我也是比較看好。


      另外我還是得說其實我還是比較看好豆瓣。我覺得豆瓣它切入一個有小資情結的人群,這個人群會越來越多,大學畢業生還是網上混過一些日子的人,無聊的東西你都見過了已經喪失興趣了,慢慢的他會被豆瓣的這種氛圍適應。


      麥田:豆瓣我覺得肯定有吸引力的,但是就是對于混的比較久的用戶的話往往會把豆瓣當作一個工具,比如我就是把豆瓣當作一個工具不會去泡他。


      Keso:我覺得其實也不需要你每天兩三個小時掛著它,現在你做一個東西的時候不要一上來就是想把用戶粘住兩三個小時,最后你做的東西可能就是無聊的、娛樂的,又往那條路上走了。不要一開始就這么去想。如果你真的能粘住用戶了,那是結果,而不是一開始你就這么想,想辦法用什么東西去粘住他


      謝文:洪波說的這塊我大致也都同意,當然有些是帶假設的,他現在做的事情不是一定,而是假如他思想能搞通,有一個好的戰略,不是舍棄現有的東西去另做一個,是一個平穩過渡,是一個整合融合的過程。如果能解決這個問題的話,大到騰訊,小到小戴的康盛創想,小到楊勃的這個小隊伍,我覺得都可以做出一片天地。他們的獨創能力比較強,真的是自己想出來的。他有內在原生的動力,但是原生動力有一個壞處就是你沒什么可抄的,得具有抽象的思考能力,怎樣能夠跳出來。因為自己做的,一般的創始人會有這種情結,自己生的兒子最漂亮,吸收能力差一點,自我否定的能力差一點。這個對很多已經上市的公司也有同樣的挑戰,敢不敢自我否定,自我不滿足,跳出現有格局去想像未來的五年十年


      麥田: 不過我自己來說比較看好百度,我覺得百度今年不是很清晰,是在積累,但是我覺得百度的實力確實是很強的。


      謝文:百度的業績還遠遠沒有到頭,還會已非常高的速度金錢化或者叫收入。但是,今天做的東西會對你的未來,就是07今年新開的幾個站在我來看都是戰術級的,是會影響核心競爭力的。


      麥田: 百度C2C方面肯定要做支付,不管是自己做還是找一家合作,我覺得這一塊會有一些根本性的變化。


      Keso: 這個我也補充一句,我也比較看好有這樣一個公司進入這樣一個領域,做C2C做支
      付,因為淘寶一旦太大了,中國的電子商務就是淘寶了,就很慘,這個領域就不好玩了。


      麥田: 所以我也比較看好百度也比較支持百度,我覺得這樣可以平衡一下淘寶,淘寶實在是太強大了特別是支付寶。如果支付寶成為一個壟斷地位的話……


      謝文: 這個問題不大,國營的大銀行會允許這個局面出現嗎?


      麥田: 事實上用戶的使用上是這樣的……


      謝文: 那有什么關系啊?SP的時候不也是說如日中天,然后一個游戲規則修改把你弄死了。咱們國家這方面的機制是不缺乏的。


      麥田: 另外大的方面還是說騰訊,我覺得騰訊也還是做了好多事情,他們對他們的QQ群看的還是挺重的。這個是蠻大的資源,這個資源可能比Qzone還大。此外我現在還比較看好51,51現在基本上算一個大公司了。51關鍵是有用戶,他們在二三類城市做的非常的細,黃志光舉個例子他們一個縣城有好幾萬51的用戶,然后天天在一個群里面聊,其實是一個BBS,我自己看了一下還是很強悍的。中國用戶有一個對互聯網服務的了解和使用水平,中國普遍用戶對互聯網的使用可能才到BBS階段。


      Keso: BBS都10多年了


      麥田: 但是現在上網的用戶你看……


      Keso: 我覺得這就屬于一種“習慣力量”,不是使用者的,而是創業者的“習慣力量”,他覺得就這個東西能吸引用戶,所以該是這個就做這個了。



      麥田:好的。嗯,我們拉拉雜雜一下聊了3個多小時了,好像也差不多了吧?


      Keso:嗯。


      謝文: 明年年底的時候我們還可以再碰一下,看看我們今天討論的一些觀點。


      大家:好。


      (完)


      附件:謝文關于社會化網絡和web2.0的3個PPT(2005-2007)


       

      星期四, 12月 20th, 2007 互聯網 22條評論

      中國的web2.0:很好,很強大

      最近方興東寫了一篇博客《為什么中國的2.0網站無力爆發?根本在于“參眾”數量不足》;文章的主要內容,即標題所言。對于方博的這篇文章,以及最近一些“web2.0”悲觀論調,我不同意。我的觀點也如本文標題。中國的web2.0已經爆發,只是方博沒看見,很多人沒看見。


       


      中國的web2.0在很多網站已經爆發,其中有兩個典型例子:其一是校內網,其二是51.com。比如,校內網的“校內通”同時在線人數已經突破IM的關鍵值:同時在線30萬人。(當然,校內通的同時在線人數有投機取巧之處,它的功能決定你只要登錄web校內網,校內通會自動上線——但即使如此,也相當厲害了)。至于51.com,官方公布是8000多萬注冊用戶,這個數據意義不大,但根據我的測算,51.com的每日登錄用戶應該也過百萬了。


       


      校內通,51只是兩個新站例子,還別提qzone,新浪博客,百度空間等等“老樹開新花”——實際上,中國的web2.0應用不光已經“爆發”,而且漸入佳境。方博之所以看不到這些,只看到所謂“參眾”不足,是因為他所定義的“參眾”,其實只是互聯網上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小眾”。方博的眼中只有這些“小眾”用戶,看不到真正的用戶。此觀念不改,用1000萬美元在博客網進行的豪華版“熱身”故事,還會繼續演繹。


       


       


      與此同時,我認為目前國內確實存在一些所謂的“web2.0”公司,路子不對。但他們只是打著web2.0的幌子,并不真的是web2.0應用。比如,視頻應用。目前視頻方面的投資,可能加起來快2億美元了;這些網站的基本模式都是從youtube演繹而來,但演繹到中文網絡,用戶主要作為電視/電影等視頻節目收看手段。這里存在巨大的版權風險。而這個版權風險和當年百度做mp3搜索不太一樣——百度當時主業“頁面搜索”是沒有風險的;而視頻網站,目前收看電視/電影節目就是“主業”。視頻網站的幾億美元投資,風險極高。


       


      還有一類可能錯誤是部分web2.0網站,其實只做了一些“功能”,不足以支撐一個網站,卻非要做一個獨立網站。就好像小身子戴了大帽子,最終會被壓垮的。比如,Blog其實是一個功能,根本不足以成為一個BSP獨立網站。非要做的話,就會很累。


       


      綜上,因此我認為國內web2.0的主要誤區即在于這兩點:一部分不是web2.0的網站,戴上了web2.0的帽子;一部分只是功能性的應用,獨立做個站都沒必要的,也戴上了web2.0的帽子——這兩種模式都存在巨大的風險。但中文網絡的黑色幽默也在此體現:恰恰是這兩類網站拿到了錢。:)更進一步的幽默在于,因為對上述兩類中文網站投資回報不理想,所以VC否定和懷疑對web2.0的投資。


       


      但中國的Web2.0一點問題沒有,很好,很強大;有問題的只是某些人缺乏眼力架。那么,有沒有判斷有價值的web2.0網站的標準呢?有,而且就一條。但我不說了。:)


       


       


      Btw,方博文章中圖表cyworldalexa曲線是錯誤的,cyworld沒那么慘。cyworld原來是nate的子站,alexe應該看nate.com


      星期一, 12月 10th, 2007 互聯網 19條評論

      謝文十談社會化網絡交友

      麥田注:針對社會化網絡應用,謝文最近在海內網以隨筆的形式發表了十篇文章。謝文對社會化網絡和web2.0的思考很深刻和前瞻性;他的這些文章,看似隨意,但深入淺出,涉及社會化網絡應用的一些關鍵點,頗有“大手筆寫小文章”之范。因此經謝文同意,我將十篇文章合并編輯如下。推薦。以下是全文:


      《十談交朋友》
      作者:謝文



      一談交朋友
      來海內為王興助威。每天都有10幾位要求成為好友的,大部分我都沒同意。為什么?我在這里的交友標準是:


      1。本來就認識,把線下關系搬到網上來,經典的FACEBOOK理念;


      2。這個人的PROFILE至少和我自己的一樣詳細真實,如果有吸引我的地方,就變朋友;


      3。這個人的某些特點,能力,經驗是我看重的(例如,漂亮MM,呵呵)。


      總之,和我現實生活中的社交原則差不多。如果你只是發個邀請,連為什么也不告訴我,我為什么要成為你的朋友呢?看到王興已經100多朋友了,感覺不好,朋友多了不值錢,要貶值的。



      二談交朋友
            寫了上篇“關于交朋友”以后,有3-5個邀請的人讀了,并按我的希望介紹了自己是誰,為什么想和我交朋友。如果被我“忽略”了,還再次邀請,并發私信說明。我被感動了,就交了這些新朋友。另外7-80個邀請,除非我認識,一概拒絕了。


             不是我拖大或者倚老賣老,而是我實在不明白,這里不是真實生活網絡,大家都是活生生的真人嗎?難道大家在現實生活中都是看見陌生人上去就鉤肩搭背嗎?總要先自我介紹一下吧?總要平等地,友好地表示交友的愿望吧?總不會上來就熱情擁抱一把然后就揚長而去再無音信吧?


             除了文化差異以外(讓我這種老朽很自卑,80后就是不一樣啊),海內的交友機制大有改進必要。例如,能不能規定如果我的PROFILE是完整的,那么凡是沒有完整PROFILE的人就不可以邀請我做朋友?能不能規定發交友邀請時必須說明理由?為友之道,貴在平等,貴在真誠。如果我是以真面目示人,那么我的朋友就不可以是神龍見首不見尾,不可以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笆半遮面。網絡社區打破了真實社會中時間空間的障礙,但不應該降低交友的標準和約定俗成的習慣吧?


             說到底,這是有關社區平臺能不能具備強大的內在成長動力的問題。



      三談交朋友
             在這里試用,借這個平臺想點問題,結果一發不可收拾,索性寫個十談交朋友系列吧,以和關心2。0的朋友們切磋一下。


             在海內平臺目前的狀況下,一個人可以有多少個朋友?理論上,如果這里有N個注冊用戶,一個用戶可以有N-1個朋友。假如到年底海內有了1百萬零1個注冊用戶,那每個人都可以有1百萬個朋友。再假如每個人都每天來,寫一篇日志,發一張照片,和每個朋友聯絡一下(這肯定是王興的夢想),再用手機給每個朋友送一篇無病呻吟的迷你博客,那將是一幅多么壯觀的圖景啊:一上海內,首頁展現的好友動態長達數萬頁,光瀏覽一遍就要一個星期。看看至少一百萬張新照片,隨便點評幾張,1個月就過去了。再對百萬日志每篇評論一下,那怕每篇評論就一個字–頂,或者2個字–沙發,一個季度總是需要的。如果還要向每個朋友打個招呼,交換個私信什么的,恐怕一年都不夠。其結果,海內每天的人均PV過10萬,用戶24小時不吃不睡呆在這里進行偉大的社交,網站流量居世界第1,VC們爭先恐后地想用10億美圓占1%的股份。。。


            當然,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但不妨把它作為理想的上限。那下限呢?到這里來的1百萬零一個注冊用戶都是自閉癥患者,來了這里只是孜孜不倦地建設自己的空間,完全沒有社交活動,永遠在自己點自己。真實大概就在上下限之間,我們作為社區開發運營者,所做所為無非是盡力追求上限,遠離下限。功夫全在如何建立合理的前提和假設,揣摩最可能發生的情況,設計完美的架構,開發強大的平臺,形成致命的吸引力,把用戶們黏死在這里,讓上網和上海內變成同義詞。


             基于以往的經驗,我提個簡單的設計假設:一個典型注冊用戶每周來3次,每次平均半小時,其中10分鐘經營自己的空間,10分鐘與朋友互動,10分鐘逛社區(這和FACEBOOK的前提不一樣,后者突出的是SNS,時間分配恐怕是5-20-5)。那么一個人一周的社交時間也就半小時,維持20-30個朋友已經很吃力了(1個朋友1分鐘?),因此限制朋友的數量,提高互動的質量就很重要了。功能開發原則如下:


      1.只讓真實性相當的用戶交朋友.大多數人都希望隱藏自己而暴露別人,但你希望交一個比你暴露的人,而那個人也希望交一個比他還暴露的人,這樣就沒朋友可交了,所以真實性相當是最現實經濟的撮合標準.在目前階段,海內只能靠個人的profile衡量真實性,發展起來還是要有social engine才好,不過那是另一個話題了.


      2.當一個用戶提出交友邀請時,對方應該可以看到他的profile和邀請理由,以判斷他的真實度,價值,風險和誠意.如果"忽略"這個請求,也該說明理由.


      3.當成為朋友后,如果一個月(或1周,可由用戶自定義)沒有互動,或者只有單方向信息,就將這個所謂朋友降到通訊錄去.如果以后又恢復互動,再升級到朋友來.


      4.朋友排序按活躍度和價值(還得靠social engine評估)而不是時間順序,不搞朋友分類(誰愿意當一般朋友而不是親密朋友呢?).


      還有至少10條設計,不過太瑣碎,就不說了.總之是希望網絡社交與真實社會社交越一致越好.這樣才能保持社區長久的成長性和黏性,減輕我所謂的社區成長2大悖論(朋友越多溝通效率越低,信息越多有效信息比例越低)的傷害



      四談交朋友
            看了前幾篇文后的留言,想說說所謂真實性這個概念。


             FACEBOOK是世界上第1個以個人在網絡上的真實存在和個人間的真實互動為核心價值而展開的平臺。其成長潛力深不可測,市場價值駭人聽聞。


             對個人真實性的理解五花八門,而對真實互動的解釋更是各說各話。我在這里鼓吹真實性,并不指望大家上來就掏心掏肺,大爆隱私,對誰都赤誠相見;或者見到一個說話還算誠懇的就覺得相見恨晚,一頭撲上去海誓山盟,攜手天涯。真實世界里不是絕對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但發生概率一定不比買張彩票成富翁的機會大。指望吸引幾千萬潛在用戶象王朔那樣無私地向別人解剖自己,這樣的網站還不如不做。


             我對2。0平臺上的真實性的理解簡單說就是:真實性是相對的,真實化是一個過程,不真實也是真實。


             所謂真實性是相對的,是說它是通過比較而存在的。例如,我在PROFILE里只寫了真名字,那我比那些沒名字或者假名字的人真實,但比那些除了寫真名還寫了真性別和真年齡的人虛假。即使我寫了一萬字的自我介紹,也肯定比真實存在的我要簡單,肯定有意無意地在做自我包裝。無論主觀上怎么追求真實,呈現在網絡世界里的自己相對于真實世界里的自己要不真實。也許簡單,象幅漫畫;也許模糊,還不到300dpi;也許扭曲,光顯示胳膊上的疙瘩肉,沒告訴別人腰圍4尺6。


            所謂真實化是一個過程,是說人對人的認識都是從淺入深,從局部到全面,從平面到立體。例如,第1次見面,無非是相互介紹姓名,哪里人,上什么學校,干什么工作;再深入交往,互相知道了性格脾氣,長處缺點,有什么資源可以交換;有了初步信任,互相知道了掙多少錢,有什么發財竅門;最后不小心酒喝多了,互相吐露心中隱私,信用卡號是什么。


            進而言之,不真實也是真實。女孩子都愿意把自己裝扮的比實際年齡小一點,男孩子都想顯示得比自己實際上還聰明能干路路通。這雖然在理論上不真實,但又絕對是社會真實的一部分。


              所以,我們談網絡世界上的真實存在和真實交往,千萬不要過于苛求,過于絕對,過于理想化,因為這樣反而和現實世界不一樣了。片面追求真實,恰恰得不到真實。所以我在前面的文章中說真實度相當是交朋友的前提。你1%真,我也1%真;你90%真,我也90%真。你開始是1%真,后來50%真,我也開始1%真,后來50%真。有沒有天真爛漫小姑娘遭遇騙錢騙色老色狼的?當然有,不過是極少數。我們還是得按大數定律設計游戲規則。一個好的2。0平臺就是要能夠包容不同程度的真實度,支持漫長曲折的真實化過程,讓不真實也變成網絡真實存在和真實生活的有機組成部分。


             無論真實多么相對,過程多么曲折漫長,以真實性為核心動力的網絡平臺還是比不要求真實性的網絡服務有生命力,有黏性,有含金量。沒聽說哪家銀行不驗明正身就可以隨便拿錢的。



      五談交朋友
      因為真實性是2。0革命的關鍵之一,再多說一點,換個角度。


      上回書說到真實是相對的,是個過程,不真實也是真實。接下來就是對誰真實的問題。最近和一些公司和朋友聊天時,發現有人還是1。0的慣性思維,出發點還是自己,指望用戶對平臺運營商真實,或者想在過程中插一腳,加速真實化。這種B2C的思維方式放在C2C的平臺上,顯得很突兀,估計效果也不會太好。


      我的想法是,希望個人真實,鼓勵互動真實,至于社區生活,真實很好,不太真實也行。平臺開發運營商的角色最好是間接的,誘導式的,潛在的。


      為什么2。0革命會萌芽于03-04年,05-07年蓬勃發展(估計2010年左右該取得決定性勝利了)?一方面是1。0階段至少走了25年了(按美國的情況看),產生的無數功能,產品,服務,造就了許多偉大的公司和人物,如今大家都有老調子已經唱完,有限空間已經占滿,成長瓶頸已經形成,前途已經有限的感覺(當然對媒體和投資者不能這么說,英雄絕無末路,美人誓不遲暮)。另一方面,全世界已經有了10億網絡用戶,生活工作對網絡的依賴越來越強,但1。0的方式讓大家感覺累了,煩了,不滿足了。看新聞去新浪,炒股票去和訊,買書去當當,郵箱用網易,即時通訊用騰訊,搜索用百度,不同的ID和PASSWORD。。。朋友之間得記住相互的公司電話,手機號碼,郵箱地址,博客地址,相冊所在。。。網絡生活太辛苦了,維持成本太高昂了,名片太小印不下這么多信息了。用戶們需要功能,產品和服務的整合,需要降低網絡生活的成本,需要按現實世界的生活方式和邏輯在網絡世界中生活,將2者無縫結合。迷惑朦朧之際,用戶的新需求和運營商的新機會出現了,碰面了,遲鈍的墮落淘汰,敏銳的粉墨登場。


      這是我對2。0革命之所以產生的理解。如果是對的,那么我們大可不必為用戶愿意不愿意在網絡上真實生活操心,當作已知前提好了。真正的挑戰是什么樣的平臺,什么樣的結構,什么樣的服務能夠讓大家認可,愿意在你這里安家,在這里生活。如果你的平臺和真實社會無限貼近,你的“PROFILE”和“我的空間”(2者有關系但不是一回事,前者是人,后者是家)安全舒適可靠,開門7件事唾手可得還免費,人家為什么不來?為什么不真實?在這里真實是對自己真實,難道還要對自己虛假?安了家,真實地生活,感覺良好就會呼朋喚友,讓他們都來安家。然后就會互動,真實的人之間的真實互動。然后就會走向社會(社區),和真實,半真半假,虛假的人交往互動,享受各種服務(生意人虛假的居多)。


      個人的真實性自己把握,和朋友間的互動真實性很高(江湖走多了也未必),大街上公園里商場上對人的要求就不必太高了吧?



      六談交朋友
            從前幾篇文字的留言看,多數是從個人角度談自己對網上交朋友的標準和要求。對平臺開發運營商呢?是不是抄抄FACEBOOK,做個交友機制,PROFILE要求點真實性就可以直奔市場,大做推廣,然后就可以成功了?肯定不是。現在抄FACEBOOK,不是創新,而是創舊了。2年前抄還是值得肯定的,因為那時候99%的人沒看出這個模式的生命力,抄這個而不是抄別的是需要鑒賞能力和決策勇氣的。而且當時抄也比較容易,因為FACEBOOK還相當簡單。今天抄FACEBOOK,我敢肯定地說,最多能抄個皮毛,整個平臺的10%都抄不到,因為這個平臺的90%都沉在水下,看不見的,用反向工程的辦法也不行,而這看不見的部分才是這個平臺內在動力的真實所在。2年前王興抄占了個先發優勢,別人拿過去,如果沒有本質上的創新和提升,靠簡單放大是沒前途的。今天海內的后發優勢在于清楚地知道了簡單表面抄FACEBOOK的局限性,可以少點盲目性,少走彎路,把有限的時間和資源放在創新上。如果不創新,那后發優勢就變成后發劣勢了。


            SNS如今是圈內人都知道的一個名詞,但能比較深入地理解其中奧妙的應該沒幾個人。可以想見即使是FACEBOOK的創始人在開始做的時候,也是基于直觀,本能的觀察選擇了SNS。但是,如果有人以為今天FACEBOOK還是吃老本,靠一個相對簡單的平臺打天下,那不是天真就是糊涂,或者是基于某些不足以外人道的功利考慮,誤導輿論,資本和剛入門的年輕人。為什么GOOGLE和微軟為投資FACEBOOK爭風吃醋,弄出了150億美圓的天價?那么強悍的龐然大物不能自己做嗎?為什么GOOGLE的10多個核心技術專家投奔了FACEBOOK?就是為了錢?比較合理的解釋是,FACEBOOK過去3年搭建了一個簡單粗陋但方向正確的平臺框架,現在有余力認真開始做有深度的底層開發了,其挑戰之大,門檻之高連業內霸主也不敢或不想或不能輕易涉足。如果取得初步成功,其商業潛力可能會威脅現有的搜索,廣告和其他網絡市場,甚至重新洗牌。這個深度低層平臺究竟會是什么樣,我也說不好,但核心一定是我稱之為PEOPLE RANK,SOCIAL SEARCH和SOCIAL ENGINE這類東西。遺憾的是,現在連討論這類東西的環境都沒有,感興趣的人也不多。



      七談交朋友
            昨天上下午分別和2撥關心2。0的年輕朋友們聊天,發現了2個過去從來沒注意到問題。過去以為不是問題,居然成為一些人的問題,有意思。怕過兩天就忘了,順手拿來做本篇和下篇的主題。


            在2。0平臺上交朋友該如何做?是只把線下的朋友搬上來,讓網上SNS成為網下生活忠實復制?或者只在網上交新朋友,把網上網下的朋友群截然分開?還是把線下朋友作為網上SNS的開始,讓線上線下社會生活互相補充,水乳交融?對個人用戶而言,這無所謂,隨便你怎么選擇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和社交習慣。但對2。0平臺的開發運營者來說,問題就比較嚴重了。


            我們來猜猜在網上只交老朋友,拒絕新朋友的人的思考邏輯。線下面試,合格的才邀請在網絡社區里當朋友,一定比較安全,比較有深度交流,比較不受各種可能的騷擾。因此個人所處的群組就會比較健康,合乎大家的口味。在網上交新朋友,風險比較大,誰知道那個自稱是什么人的人,其實可能是另外一種人。或者先以一種面目示人,等進了朋友圈就原形畢露,滿口粗話,利欲熏心,沒品位,沒格調,沒文化,沒組織,沒紀律。。。把整個社區都搞壞了,搞衰了,把真朋友都搞煩了,搞跑了。


             這種邏輯不能說沒有道理,但是個比較小的道理,遇到大道理有矛盾的時候還是要服從大道理。這里的大道理是:網絡世界正在與現實世界加速融合,構成了一個嶄新的新世界,越接近真實世界的網絡平臺,成功的概率就越大。在真實世界里能只和老朋友來往嗎?老朋友從哪里來的呢?一個人剛出生的時候只有爹媽算老朋友吧?老朋友也是從新面孔開始的,也是在由淺入深,由表及里,由局部變全面的。老朋友可以反目成仇,死敵也可以變成朋友。大千世界,條條大路通羅馬,怎么能用一個狹窄的規矩去束縛呢?


            給了現實中的例子。我在美國的時候,有7-8年住在加州的IRVINE(被翻譯成爾灣,北京也有個別墅小區學了這個名字)。它是全球第1個也是最大的規劃社區(PLANNED COMMUNITY),由一個公司設計開發運營。房子價位在20-100萬之間,到處是草坪,公園,居住區與商業區截然分割,幾百里道路居然都留有自行車道。中小學排名全國前10,大學也排名前50,有好多年被評為是全美平均房價最高,最安全,最適合居住的中小城市。所以那里住的全是中產階級,黑人人口不到1%。如果從別的地方來了無家可歸的窮人,警察會用警車把他拉到50公里外的地方放掉。人間仙境吧?要代價的。房屋外墻只有四種顏色可以選擇,不能亂刷。來朋友了在后院燒烤,必須事先征得鄰居同意。這種所謂的純潔,安定的生活造成的結果就是城市長不大,10來萬人口,大部分人住在這里,到別的城市去工作,結果成為南加州大都會區價值鏈的下游,被譏稱為洛杉磯的臥房(BEDROOM CITY)。有哪個2。0社區想當其他網站的臥室呢?


            因噎廢食,削足適履成不了大格局。在網上結交新朋友是有風險和麻煩的,我們的任務是控制,讓風險和麻煩不比在現實中交朋友大。例如,有人上來見人就撲,亂發邀請,甚至還有來搞傳銷和所謂口碑傳播的。那我們就可以設計若干機制控制。例如,設計一個指標,用一個人在一段時間內發的有效朋友邀請數(被接受的)除以總邀請數,得出交友成功率。成功率高的一般是比較認真的,慎重的,反之則是輕浮的,隨意的。更進一步,我們可以設計另一個指標,通過已有的朋友看一個新邀請的可信度。如果我已經有10個朋友,當我接到一個不認識的人發來的交友邀請時,如果我已經有10個朋友,平臺告訴我他是否已經通我現有朋友中的一個或多個交了朋友。如果有,我接受邀請的可能就大,有的越多,機會越大。一個都沒有,我可能就拒絕了。多簡單的辦法啊,而且和現實社會的交友之道吻合。


            總之,海內這個名字起的不錯,但愿是“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意思,而不是“海內存知己”的小資情調。



      八談交朋友
            在和關心2。0的朋友們聊天的時候,不時聽到這樣的疑問:2。0社區,SNS,真人網絡這類東西符合中國國情嗎?中國人多含蓄,多虛偽,多狡猾啊,怎么可能在虛擬空間真實生活呢?中國社會那么復雜,壞人那么多,管制那么嚴,2。0怎么可能成為主流呢?


            至少可以從3個方面來解釋。


            第1,中國是世界的一部分,無論人多多,歷史多長,發展道路多曲折,與全球大多數國家大多數人的共同點遠遠多于不同點。如果把個人作為比較對象的話,你會發現除了膚色語言等外在差別,人性都是差不多的。把MYSPACE或FACEBOOK這樣的東西看作是美國,發達國家甚至是除中國以外其他國家的產物,是缺少客觀觀察,缺少證據的。按照ALEXA的統計,現在第7大網站FACEBOOK流量的72。5%來自美國以外,至少在12個國家中排名前5。排名第9的HI5。COM的美國國內流量只有1。9%,排名第10的ORKUT。COM美國國內流量只有3。3%。除了美國以外,西歐,東歐,拉美,中東,東南亞,2。0都是如日中天。我們的鄰居韓國,CYWORLD是百分之百的真人網絡,注冊需要填身份證號碼的。日本的MIXI,臺灣的無名小站。。。中國2。0發展不好,原因在我們網絡產業內部(在其他場合我有一些分析,這里不談),別怪罪到老百姓頭上。說到特殊性,也許中國人更重視熟人朋友,更依賴個人之間的關系辦事。GUANXI現在在美國學術界已經變成了英文詞,是研究中國的社會學家,經濟學家和政治學家討論的熱鬧話題之一。2。0的土壤肥沃的很,至少不比美國土壤貧瘠。


            第2,說中國特殊或者中國人特殊,等于懷疑2。0革命的根本性,懷疑2。0平臺的普適性,沒有把2。0平臺看作是象EMAIL,IM和搜索那樣的殺手級創新,而是看作是一種網絡社區形式,是和網絡媒體,游戲,電子商務以及形形色色的垂直應用平行并存的一個檔次的東西。如果真是這樣看,我也不想爭辯,只能替你惋惜。互聯網是個創新產業,不能預測產業發展動向,拘泥于現有成就和格局,恐怕難有作為。


            第3,不能把2。0革命萌芽顯現以來一些成功范例(例如MYSPACE和FACEBOOK)的某些具體功能和做法與其所代表的創新性和核心價值混為一談。今年來找我探討2。0的公司不下100家了,多數的困惑在于:平臺開發出來了,具備了若干功能(BLOG,PHOTO,GROUP,VIDEO,RSS,BOOKMARK。。。),也強調個個人真實性(PROFILE,SPACE。。。)和SNS,還突出了某個人群(學生,女人,白領。。。)或主題(商務,娛樂,活動,品牌,知識。。。)怎么就不火呢?于是就想到中國特色了,想到老百姓的愚昧了,想到了做市場的費用不夠了,想到了做品牌手段不夠絕了。其實還可以想想你那個平臺創新性夠不夠,學人家學到家了沒有。形似不等于神似,徒具其表而無其魂的網站這10來年大家見過的多了,下場都不怎么樣。一場深刻的革命不會一蹴而就,一個全方位的創新需要若干年的努力,一個核心價值的體現可以有多種手段,途徑和形式。2年前MYSPACE火就把2。0等同于它,亂抄一把,今年FACEBOOK火又把2。0等同于它,再追一下,那不成了秀水街上賣仿冒名牌的小攤販了?


            總之,中國的網絡市場在等著創新者去占領,去奪取,去重新分割;中國的網絡用戶在等著創新者去服務,去征服,去得金奪銀。還是把精力放在創新上吧,怨天尤人沒有出路。



      九談交朋友
      誰和誰交朋友是社區用戶之間的事,平臺運營商本不該摻合。但實際上,一個社會的結構,法律,制度,文化等宏觀層次的東西不可避免地影響著甚至在一定時期或范圍決定著個人的社會生活。例如,文革剛結束的時候,涉外關系還是很敏感的。中央戲劇學院有個叫李爽的,和一個法國留學生交朋友,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結果被有關部門關起來了。最后是法國總統出面,鬧到老鄧那里,問題才解決。宏觀社會結構決定著微觀社會關系是否可能的概率,癩蛤蟆都想吃天鵝肉,但如果本地沒天鵝,想也是白想。我時常想,做網絡這些年,怎么沒一個同輩的朋友呢?怎么結交的都是70后,80后啊?很無恥啊,明明是夕陽西下,非要裝旭日東升?但換個角度看,沒辦法。我大概是混在網絡圈里唯一的50后了,哪有同輩可以相交?80-90%的圈內人都是70-80后,你想不認識只有自閉。
            所以,無論平臺運營商主觀上怎么想,客觀上這個平臺的結構,機制,規則,管理都或大或小,或明或暗地影響著甚至決定著用戶間交友的機會,結果和體驗,當然也就反過來影響或決定著這個網站成敗。


            一個人來到一個新的網絡平臺,怎么開始自己的社會生活?舉目無親啊。最直接,最簡單的辦法是把自己現實世界上的朋友熟人拉來,在網上復制一個網下的朋友圈。有意思嗎?有。意思大嗎?不大。如果我把同事拉來,我們可以在網上把8小時工作中沒說完或不方便說的話傾訴一下。如果我把大學校友拉來,我們可以互揭老底,以慰懷舊情懷。如果我把酒肉朋友拉來,可以計劃去吃什么,喝什么,害什么人。這可以算是活躍充實的網絡社會生活了。不過,這里有一個潛在的假設,即一個人在現實生活中已經有了足夠的朋友,一生的朋友圈到此為止了。但如果我不滿意現實生活呢?想通過網絡結交新人,改變自己的現實呢?如果我的校友和我的同事間原來不認識,怎么能通過網絡讓他們認識呢?一個可以讓人獲得新世界的平臺比一個只能把現實世界搬家的平臺有用的多,成長快的多,競爭力強的多,因而價值大的多。


           肯定會有人反駁我說FACEBOOK就是靠真實關系搬家發起來的。不錯,開始的確如此,那是沒辦法。人少錢少經驗少,從一個簡單的方式開始合情合理。但如果還有誰說今天的FACEBOOK仍然只有關系搬家這一招,我們還可以照抄照學就也能發起來,那不是天真就是投機,沒希望的。FACEBOOK是原創,是先發,所以厲害。照葫蘆畫瓢既沒新意也無先機,關系搬家人人都承認其威力了,你做還有什么用?當數百個同質性平臺之一?


            解決之道在創新。從關系搬家開始是可以的,但為什么不能創造些新機制,新途徑,新辦法鼓勵用戶建立新關系,讓我的朋友之間也能方便地成為朋友呢?為什么不能讓2個毫無關系但很可能會相見恨晚用戶有機會認識呢?USER RANKING(用戶判別)和USERS MATCHING(用戶撮合)是表現平臺魅力,提高交友效率的重要機制,是我說的SOCIAL SEARCH和SOCIAL ENGINE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創新。80后們勇敢嘗試啊,



      十談交朋友
            每當我在樓下的茶館里口若懸河,手舞足蹈地向來交流的業內朋友們推銷我的2。0理念,往往面對的總是困惑的眼神,懷疑的表情和客氣異常的疑問:2。0不錯,社區也該做,你的大理念我們都同意。但是,總得有個亮點吧?例如,某個人群,某個應用,某個服務。。。全面真實的個人生活和豐富多彩的社會生活不算亮點?不算,因為抓不住,大家眾口一詞地反對。每到這個時候,我心里的挫折感就上來了:白說了,業內還說我的口才一流呢,還說我有業績,能創新呢,這點事怎么就整不明白?


            其實大家是有道理的,2。0理念不如新聞,商務或者游戲來的直截了當,不如BLOG,PHOTO,VIDEO來的簡單易懂,因為它更底層,更根本,更復雜,所以也更有顛覆性,更有生命力,更有價值。因為FACEBOOK的成功,SOCIAL NETWORK,SOCIAL GRAGH,SNOWBALL EFFECT,6 DEGREE SEPARATION等等20年前只在社會學學術圈一小撮人關心的概念成了業內流行語了。當時我學這東西的時候,全世界認真研究的連教授帶學生不超過100人,加上外圍也不過3-400人而已。今天SOCIAL NETWORK ANALYSIS雖然還沒成為顯學熱門,但在社會學界的地位已經大大提高,管理學,經濟學,政治學,心理學都已經開始使用其成果并有所發展了。


            不用大家撇嘴,我清楚地知道做網絡和做學問不是一回事。但我同樣也清楚地知道一個功能,一個產品,一個平臺越底層越好,越通用越好,越有擴展性越好。IM,EMAIL和搜索是1。0時代僅有的公認的殺手級產品,他們都是低層,通用,可以無限擴展的東西,GOOGLE,MSN,YAHOO的霸主地位很大程度上來自于此。現在我們都可以看到(如果大家想看的話),3者的整合已經開始,把3者同2。0平臺的整合也指日可待了。再有3-5年的時間,2。0革命將取得決定性的勝利,那些依賴單獨孤立或簡單組合的功能(群),產品(群),服務(群)生存的網站,無論今天怎么牛氣沖天,要么成為新平臺的下游,一個API接口的應用,要么價值大幅下降,成為網絡行業的邊緣企業。


            要做一個比較超前,比較領先,比較有未來的2。0平臺,除了對產業發展的趨勢比較敏感,比較不愿意當主流,比較愿意冒風險以外,學習能力和思考能力同等重要。抄個比較成熟的平臺很好,能在這個平臺上小修小補更好,但有一個前提,就是別人都沒抄或者沒抄對。如果大家都抄對了,創新就變守舊了,成功的機會就變平均值了。在MYSPACE或者FACEBOOK這樣相對成熟的平臺基礎上創新當然難,需要我們在學了表面這些東西后,也花些力氣學些背后的道理,不然只能在別人后面跟著爬。


            SOCIAL NETWORK ANALYSIS還算不上什么成熟的理論和學問,因為很長時間里我們找不到可供分析的數據和試驗的場所。但是,一些基本的概念和方法還是值得想認真加入2。0革命的年輕人花點時間弄明白的,他們可以幫助大家在平臺結構,機制和運營上多想些問題,把創新做深一點,做全一點,做早一點。特別是在一個平臺的框架大致搭起來以后,我所謂的PEOPLE RANK,SOCIAL SEARCH和SOCIAL ENGINE就是真正的挑戰了,而且還沒地方可抄。到了那時候,沒做任何理論準備的人就要吃虧了,網站的流量就不長了,VC的錢就不來了,死期就不遠了。


            我用GOOGLE查了一下,關于社會網絡分析的中文普及讀物不多,也不算精彩,但對只是想了解些概念和方法的外行來說,有比沒有好。一本叫“社會網絡分析導論”,一本叫“社會網絡分析法”,都是一個叫劉軍的教授編寫翻譯的。我看了下目錄,好象算不上主流學說,因為他是在英國學的,而研究這東西的美國學者居多。不過聊勝于無啊,可以啟發大家多想點明天的事。萬一有人想多學點,可以找我聯系,我愿意介紹點英文的書和論文讀。網上也有幾個可以做社會網絡分析的免費軟件,一個叫UCINET的比較簡單好用,雖然我個人更喜歡用另一個叫STRUCTURE的軟件。


            亂七八糟地寫完了交朋友系列10篇,暫時告一段落。我從沒寫過博客類的東西(也從不用短信),好象有虧于2。0愛好者的名聲。到這里來說點廢話,無非是因為海內剛開張,表示點支持;而且發現這里有不少想做2。0的年輕朋友,作為過來人有責任和有心人一起認識交流一下。以后也許還會寫,但不一定在這里,也不一定都談2。0了。我寫東西需要外部的刺激,需要有人批評論戰。自說自話就意思不大了。


      (全文完)


       

      星期二, 12月 4th, 2007 互聯網 22條評論
      双色球围龙头方法
      <dl id="zq53x"></dl>
        <dl id="zq53x"><menu id="zq53x"></menu></dl>

        <em id="zq53x"></em>
          <dl id="zq53x"><menu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menu></dl>
          <span id="zq53x"><form id="zq53x"><wbr id="zq53x"></wbr></form></span>
          <div id="zq53x"></div><sup id="zq53x"><ins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ins></sup>

          <dl id="zq53x"></dl>
            <dl id="zq53x"><menu id="zq53x"></menu></dl>

            <em id="zq53x"></em>
              <dl id="zq53x"><menu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menu></dl>
              <span id="zq53x"><form id="zq53x"><wbr id="zq53x"></wbr></form></span>
              <div id="zq53x"></div><sup id="zq53x"><ins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ins></sup>

              最新七乐彩开机号 新彩票22选5大星走势图 22选5走势图201走势图 北京时时11选5 正版香港赛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郑州按摩技术 北京pk时间 江西新时时彩玩法 德州扑克入门教学 快乐赛车app哪个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