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zq53x"></dl>
    <dl id="zq53x"><menu id="zq53x"></menu></dl>

    <em id="zq53x"></em>
      <dl id="zq53x"><menu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menu></dl>
      <span id="zq53x"><form id="zq53x"><wbr id="zq53x"></wbr></form></span>
      <div id="zq53x"></div><sup id="zq53x"><ins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ins></sup>

      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麦田的读书生活

      www.4368221.com

      归档 - 06月, 2006

      豆瓣是阿北的

      很多时候,我非常认同keso的判断,但今天他的文章《东拉西扯:豆瓣是谁的》,我不太同意。Keso这篇文章,据我分析是因为前几天windrose的文章《豆瓣不是大家的》。那篇文章我也第一时间就看了。Keso的文章、windrose的文章,都因为豆瓣网最近发生的一件事情――阿北在讨论组里面,公示删除了几个“豆瓣不欢迎的人?#20445;?#30001;此在豆瓣网的用户中引起一些讨论。

      但有意思的是,阿北删除用户的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豆瓣,而是在任?#25105;?#20010;不太出名的网络社区,那就太司空见惯了。或者说,豆瓣网阿北所面临的问题,在任?#25105;?#20010;大型网络社区,?#39029;?#20415;饭,大家早就?#19994;?#22949;善的处理方式。

      为什么放到豆瓣网就好像成为业界的一个热点了呢?这是因为豆瓣网给大家带来了“光晕效应”。我始终认为,豆瓣网定位在阅读、音乐和影视这?#20013;?#36164;时尚的调子,是比较聪明取巧的,因为这是“文化商品?#20445;?#26174;得特有文化,特别受到拥有话语权的人群(媒体人士)喜好,而人总是本能地关注自己身边的事物,所以媒体人士有意无意之间,大力推广了豆瓣。归根结底,豆瓣,影响了有影响力的人,所以“看起来很美”

      试想,假如一个c2c的网站删除了一个看起来庸俗的网商ID,业界还会有这样的?#32874;?#21527;?!比如,www.kongfz.com?估计n多人可能还不知道这个网站。虽然在我看来,它目前比豆瓣还有价值。

      写到这里,我想应该很诚?#26723;?#35848;谈我对豆瓣的看法:我看好豆瓣,但又不看好豆瓣――我看好它,是因为目前它聚集了一些高端人士,同时获得了媒体人士的关注,这是很沾便宜的。(根据访谈看,阿北也是非常了解这点,即阿北很聪明地对媒体人士非常敏感)。我不看好它,有很多原因,但说了得罪人,没必要,所以不说了。

      用这次豆瓣网删除用户事件来举例,阿北目前的操作方式有?#26723;?#21830;榷的地方:删除这些用户完全是合理的,但这个事件压根没有讨论的必要。即阿北删除它们没问题,但有问题的是“讨论?#25253;D―只要熟悉社区的就知道,凡是一个网站(版块)开始讨论版务,那么这个网站(版块)用户之间无聊的矛盾就会开始产生,用户会逐渐纠缠恩怨,而忘?#24039;?#32593;的最初目的。

      如果我操盘此事,我会第一删除不受欢迎用户,第二发一个告示公告此事,第三会将此告示置顶封贴――让大家都知道,但是不讨论

      回头?#26723;絢eso的文章。我觉得他的这篇文章太理想主义了,隐约在暗示“豆瓣是大家的?#34180;?#20854;?#24213;?#20026;一个商业网站,豆瓣怎么可能是大家的呢?!它过去,现在,将来都是阿北的。Keso的文章,混淆了一个网站的使用者和所有者之间的界限――是的,你可以喜好甚至热爱某个网站,但是千万不要把自己真的就当作这个网站的主人了。否则,最受伤的还是用户自己,特别是为了“理想”而投入到给他们带来“光晕效应”的商业网站的那些热心用户,就好像keso文章中批评,“拐个弯儿就变成了让用户免费为我打工?#25253;D―?#26723;?#24213;,难道豆瓣不也是这样的网站吗?

      商业网站,就没必要显得特“清高?#20445;?#37027;是假的。Business is business,豆瓣网是阿北的,?#25918;?#22763;是刘韧的,这些网站都不是用户的。豆瓣网目前主要的优势在于锁定了媒体人士,至于对豆瓣网的经营,如上示例,抛开“光晕效应”后,你会发现阿北将要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

      星期四, 06月 29th, 2006 未分类 24条评论

      社区(5):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关于社区的?#30423;衎log,我已经停滞了很长时间,不是不知道写什么,而是有太多想写的,但很多时候,转念一想,又懒得写了,有点“书非借者不能读也”的意思。不过前几天看了一个材料,flickr的社区准则。我觉得很有意思,就此谈谈社区运营的一个问题。

      先概括说一下:我认为网络社区的工作,大致有产品、社区运营、商业这三个方面(这里的“产品?#20445;?#21253;括了产品设计、UE/UI、开发)。这三个方面的工作,哪一个没做好,都不行;但其中的“社区运营”最重要,有点象足球的“后腰”?#24039;?#25215;前启后,既费力,又最不容易讨好。

      一般而言,为了保证社区运营,各个网络社区?#23478;?#25630;一些本社区的行为准则。因此这个准则,很多社区?#20960;?#24471;非常严密,一二三四五,搞几十条,力求绝无疏漏,严格规范用户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甚至去界定一些行为,比如,严格定义什么是“抄袭?#20445;?#20160;么是“骂人”等?#21462;?/p>

      有意思的是,这些社区,我们都知道,肯定没有flickr成功?#27426;鴉lickr在制订社区准则时,却采用了相对比较“含糊”的提法,比如这一条:“Don’t be Creepy:You know the guy. Don’t be that guy.?#25253;D―flickr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当我看到时,却由衷钦佩,感觉他们的成功,绝非偶然,而是对网络社区的理解非常深刻。

      从站方?#27492;担?#25152;有的社区的建立,都是为了某种良好的目的,比如flickr,创始人建这个站,估计是希望用户通过照片来分享生活感受。但同时无可避免的,会有一些网友在社区做出不符规范的举动,比如在flickr上发送黄色?#35745;?#31561;?#21462;?#23545;于这些,flickr在另一条规则中比较明确提出,不能有“正面全裸、生殖器”的?#35745;?#20294;那些“擦边球”?#35745;?#24590;么办?那些我们中文用户最熟悉的三点不露但却完全可以说是色情挑逗的?#35745;?#24590;么办?

      换到中文社区的操作者,估计会开始定义出n条规则,以此来判断什么是“三点不露但色情挑逗?#20445;?#28982;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接下来肯定有网友会质疑,凭什么我发的?#35745;?#23601;是“三点不露但色情挑逗?#20445;?#32780;和你网管比较熟悉的某某某发的就能ok?再接下来,就是网友和网管之间无休止的辩论――而社区主题“通过照片来分享生活感受?#20445;?#34987;双方都忘记了,大家上来就是为了最开始的意气和恩怨。

      flickr从最开始就避免了这样的恶性循?#27861;D―简单的一句话:“Don’t be Creepy:You know the guy. Don’t be that guy.?#20445;?#22581;塞住了所有可能因“擦边球”而起的纠?#20303;?#36947;理很简单:我们没法用准确的文字定义什么是“擦边球?#20445;?#20294;你我心里其实都能“感受”到――对于这类本身就比较含糊的“感受?#20445;?#19981;妨以含混的方式处理。

      更进一步,这句话不只是一条规则,还是一种非常人性化的心理暗示,站方就好像在说:“flickr把你当作朋友,你可不要做出creepy的行为,让我们失望啊?#34180;?#36825;种暗示,激发的是用户内心的羞耻感,让用户感觉是自己想要做“好事?#20445;?#22240;此才主动拒绝creepy行为。这种用户内心认同而产生的行为,相比被站方明令禁止的方式,更具有真正、长久的力量。

      此外,这样的处理方式,也是排除干?#29275;?#35753;用户真正关注社区主题。庄子曾经说过:“圣人不死,大盗不止?#20445;?#36825;句话有很多种解读方式。我?#19981;?#25226;它用到社区运营上来:一些社区之所以显得“乱?#20445;?#20854;实恰恰是因为有太多管理员关注“乱事?#20445;欢?#22914;果这些社区的“圣人”?#24039;晕?#28040;停一点,对用户之间那些婆婆妈妈的恩怨视而不见,用户自觉没趣,就会回到社区的主题。否则,试图通过越来越多条文、明细、规则来管理用户,只会使得社区越来?#36739;?#20837;个人恩怨的泥潭。

      其实?#26723;?#36825;里,如果您看过我的上一篇博客文章《阴阳?#35064;露?/a>,会发现此篇写的虽然是社区运营的一个细节,但依旧是“阴阳?#35064;露薄?#36825;里多说一句,所谓“阴阳?#35064;露保?#26377;很多解读方式。你可以说这句话谈到了行动、勇气,确实如此。不过我所理解的这句话,更重要的还是说在任何时候,任何事件,我们要精心准备规划的同时,也要对事件本身的混沌性保持容忍。容忍混沌,不是逃避个人应该承担的那些努力和责任,而是对我们所处的世界和生活,保持谦逊。

      相关文章:

      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

      社区(2):弱链接

      社区(3):主体性-主体间性-商业性

      社区(4)?#21644;?#33150;

      补充:昨晚写完这篇blog,看?#21892;?#22823;战。14张黄牌,4张红牌的?#28909;?#32467;果,恰恰又为此文做出了一个示例。一场?#28909;?#20013;,到底裁判是主角,还是球员是主角,我们想必都知道;但俄罗斯裁判“圣人”上场,球赛就玩完了,真正?#21028;?#30340;“裁判”是“隐”于后台。

      社区同样如此。

      星期日, 06月 25th, 2006 未分类 28条评论

      阴阳?#35064;露?#35828;说“无名小站”

      前几天,师兄莫之许把他最近做的一本书送给了我――?#20961;?#29275;先生的《天下残局》。该书类似前段时间非常畅销的由余?#26469;?#32534;撰的《非常道?#32602;家?#19968;叶知秋的方式论史。只是前者侧重晚清,后者侧重民国;前者重“段子?#20445;?#21518;者重“语录?#34180;?/p>

      很快看完《天下残局?#32602;?#20013;间有一个段子觉得非常有趣,摘录如下:

      ?#35885;?#21313;一年末,湘军攻克安庆,统帅曾国荃欲率师东下,围困南京。其时,长江航道尚未全?#20811;?#28165;,苏、浙大部仍由太平军控制,国荃行将以万人孤军顿守于坚城之下,心中不免忐忑;但是,南京的最后屏障——安庆既已撤除,再不顺势进军,一旦太平军喘息稍定,反攻倒算,或将前功尽废。正在进退两难之际,胡林翼写信给他“打气?#20445;?#20449;中,便讲了“阴阳?#35064;露?#30340;故事:

      有?#20540;?#20108;人,哥哥不信神鬼,弟弟则是迷信发烧友,一切言行俱依?#35780;?#19981;敢逾违。时间长了,拘禁多了,弟弟颇以为苦,看他哥哥百无禁忌,活得潇洒,乃思效仿。

      有一日,弟弟不择日便外出,半道上,竟撞见了黑煞神。黑煞神责备弟弟,说?#35780;?#19978;清楚写了“忌出?#23567;保?#20320;竟敢明知?#21490;福?#25925;不得不示以薄惩。

      弟弟觉得委屈,说,我犯规一次,便罚了红牌;我哥哥犯规无数次,黄牌也不得一?#29275;?#22826;不公平!神曰:“汝兄?#38706;?#38452;阳?#35064;露?#19981;得不避之。汝,畏服我者也,胡可违命?”

      故事讲完,林翼因势开导国荃:“天下人,惟?#38706;?#36275;以成事。(汝)往矣,行见大功之成”

      前段时间看方兴东的博客《创业者最核心的?#20998;?#26159;什么??#38405;?#31946;性的高?#28909;?#24525;》。我对他的这篇文章非常认同,因为谈的也是“阴阳?#35064;露保?#21482;是方博用老外的话?#27492;?#20102;。

      ?#26723;?#25105;自己,有一句 “莫妙荣”的口头禅也很有意思,来源于十来年前我看的一则报道。当时有个?#23567;?#33707;妙荣”的贪污犯,事败以后,回顾自己这几年一边腐败,一边步步高升的历程,自嘲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莫名其妙地?#27604;?#36215;来?#34180;?#25105;觉得这个哥们特搞,用一个蹩脚的黑色?#21738;?#29616;在看来,说的也是“阴阳?#35064;露?/p>

      ?#20961;?#29275;的段子,方兴东的段子,到我自己的段子,也就基本定出了我所认为的“无名小站?#34180;?#36825;个台湾目前排名第一的blog网站(或者说台湾的myspace),在我看来和美国myspace一样,基本都属于“莫妙荣?#20445;?#34429;然各自都有一些闪亮点,但总的?#27492;担?#36824;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方,做了不太离谱的事情,于是就成功了,真没有太多复杂的道道儿。如果用个比喻,恰似中人之资,然后顺大流,又比较靠谱,最后也就差不多齐。而真要太聪明,机关算尽,处处想着资源最优化,效?#39318;?#22823;化,倒不一定能成功,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水至清则无鱼。

      胡林翼?#26723;?#38750;常对,“成事”的,往往是?#38706;?#20043;人,或揣着聪明装糊涂之人?#27426;?#22788;处显示自己?#24039;?#30340;哥们儿,往往只适合做谋士。

      星期一, 06月 19th, 2006 未分类 30条评论

      相?#30424;员?

      ?#21592;?#20844;决取消“招财进宝”之后,业界有一些评论文章,多数认为马云此举进退失据:开始不应该急于推出“招财进宝?#20445;?#25512;了之后,又不应该急于公投,导致“招财进宝?#22791;?#21018;上线就取消。从公司?#20439;?#30340;角度看,上面这些说法是有道理的。任?#25105;?#20010;公司如果短时间180度转变,都会对业务、PR、士气有很大打击。尤其在中文网络,站方如此“软弱?#20445;?#24456;容易被网友“讹上?#25253;D―以后?#21592;?#25512;出新的业务,如果又有用户不满意,是不是再来一次公投?!

      据说马云特别?#19981;?#37329;庸的武侠小说,尤其?#19981;?#30340;?#24039;?#26159;“风清扬?#20445;?#20294;我觉得马云这次“?#21592;?#20844;投”扮演了郭靖――大象无形,用最憨厚的办法,获得了最大的便宜。“招财进宝”的下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我非常?#19981;禼raigslist创始人的一句话:“信?#25991;?#30340;用户;做让你的用户信任的网站?#34180;?#25152;谓“信?#25991;?#30340;用户?#20445;?#35828;起来简单,但真的做起来其实会体现一个网站的整体运营水平。比如,你首先就要回答一个问题“谁是你的用户?#25253;D―一些网站找几个经常混在一起的网友或?#19981;?#20805;当意见领袖的网友搞个座谈,云山雾罩地聊聊,好像就是“信任用户”了;但其实,这些“活?#23613;?#30340;网友不能代表最基本用户。信任他们,往往不一定就是“信任用户?#34180;?#30495;正的用户,从来都是“用脚投?#34180;?#30340;“?#32842;?#22823;多数?#20445;?#35201;想了解他们的需求,我个人的认为,只有通过各种调查?#31034;?#25110;投?#25253;D―最后用数字说话。

      我上面想表述的是:“信?#25991;?#30340;用户?#20445;?#20960;乎只有一种可操作的方式:足够样本的投?#20445;?#29992;数字体现用户的需求。别的方式,什么座谈会啊,请专家给建议啊,不一定能真正反映用户需求,反而可能把你带入背离多数用户的死胡同。

      回头来看?#21592;?#20844;决,它就是以正确的方式,完成了一次“信?#25991;?#30340;用户”的运营行为。“招财进宝?#21271;?#36523;虽然下线,但是相对于“信?#25991;?#30340;用户”而获得的潜在价值,下线一项业务的后果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下面我会提到,没有了“招财进宝?#20445;员?#36824;可以尝试别的收入模式;但如果失去用户“人心?#20445;?#23558;会是?#21592;?#32593;站的致命打击。

      所以对于业界普遍批评?#21592;?#36825;次公决“傻”的人,我认为他们有的是“小聪明?#20445;?#39532;?#21697;?#32780;是大智若愚。做企业,还是要“大智若愚?#20445;?#21507;小亏,占大便宜。

      对于“?#21592;?#20844;决?#20445;?#25105;个人对此还有更高的评价。最开始部分?#21592;?#32593;友号召要“罢?#23567;保?#26377;的聪明人就评论了:这是有竞争对手在玩“无间道?#34180;?#36825;样的话说多了,包括?#21592;?#33258;身也这么看。但其?#30340;?#37324;有那么多“无间道”啊,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相?#29275;?#20043;所以网友要“罢?#23567;保?#26159;他们真的愤怒,真的希望用“罢?#23567;?#26469;表示他们的愤怒?!其实按照“剃?#23545;?#29702;?#20445;?#20877;?#30001;?#25105;专门去那个“罢?#23567;?#32593;站看了看帖子,我认为“罢?#23567;?#30340;产生没有什么“阴?#34180;保?#23601;是上述?#21592;?#29992;户觉得愤怒而已。

      也就是说,?#21592;?#29992;户的“罢?#23567;保?#26159;一次全国范围的用户“维权?#20445;?#20026;争取经济权利而利用网络平台进行的一次真实“罢?#23567;薄?#30001;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当下中国,这种全国范围的用户维权,压根不可能发生。但现在借助互联网平台,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认为这就是“进步?#20445;?#21363;人们用合理合法的方式,去勇敢争取自己的经济权益。从另一方面看,?#21592;?#26368;终选择“公决?#20445;?#26356;是一种文明进步。总之,用户和?#21592;?#20043;间的博?#27169;?#36890;过“公决”这种民主?#38382;剑?#22949;善得到解决。这是国人经济生活中一个非常成功的案例,一种进步。作为比较,我举个例子:虽然内涵不太一样,但“王海打假”也是维护经济权益的一种手段,不过这种手段,我认为就不如“公决”文明进步。

      关于这些,我表述得可能不清楚;但我感觉到了这次?#21592;Α?#32610;市-公决?#20445;?#24212;该在中文互联网发?#20272;?#21490;上留下一笔。

      说回这篇博客的标题,之所以“相?#30424;员Α保?#26159;因为经过这次“公决?#20445;员?#20960;乎没有真正损失,但赢得民心。它的最大竞争对手“拍拍”和易趣,会被?#21592;?#25289;下更大距离。那么?#21592;?#24590;么赚钱呢?#30475;?#25105;最近看的资料,?#21592;?#29992;户单日交易额,已经超过4000万人民币,超过了沃尔马在华所有分店单日销售总额;2006年第一季度交易额超过50亿;粗粗估算,?#21592;?#29992;户2006年交易额会超过150亿人民币--每天几千万的?#24335;?#21644;物品在?#21592;?#32593;平台上流转,怎么可能不赚钱?!现在虽然下线了“招财进宝?#20445;?#27515;了张屠夫,不?#26352;?#27611;猪,相?#30424;员?#19979;一个收入模式,会很快想到并且执?#23567;?/p>

      最后多说几句。在?#21592;?#36825;次危机中,有一些人,一些网站以为自己掌握了话语权,搞了n多“无间道”啊什么的文章,极尽煽风点火之能事。但马云一个“公投?#20445;?#35753;这些貌似强大的“话语?#20445;?#31435;刻灰飞烟灭。我看着这些,从这次事件中,个人最大的?#20889;?#36824;是:“话语”是文化人玩的,做商人就别玩小聪明,也别在乎流?#21017;?#35821;,大智若愚,只要努力“相信你的用户?#20445;?#20320;就会拥有真正的力量。

      星期四, 06月 15th, 2006 未分类 23条评论

      Web2.0 泡沫?

      最近,《商业周刊》上有一场关于web2.0是否存在泡沫的讨论;但相比这个讨论,我更看重的是就在5月,google等公司的高管?#36164;?/a>了一大批?#21892;薄?#34429;然他们解释回笼的?#24335;?#26377;种种用途,但我依旧认为这可能是一个市场面“趋冷”的重要信号。不过有趣的是,同样在《商业周刊?#32602;?#26368;近的一篇文章却又在为web2.0鼓与吹。所以关于web2.0是否存在泡沫,讨论这样的问题并没有太多意义――除非你是IT记者。

      这篇博客想探讨的是一个具体的web2.0网站是否存在泡沫。因为?#26377;?#19994;?#27492;担?#25105;坚信web2.0是一种必然的趋势,就好像我坚信有声电影取代了默片,彩色电视取代了黑白电视。所以行业趋势这块,我是毫不?#28120;?#22320;相信web2.0。但如同都生产彩色电视机,有的就倒闭了,有的就发展如“长虹?#25253;D―所以同样web2.0模式的网站,有的是真正具有成功潜力,有的?#30475;?#26159;?#24050;?#22836;卖狗肉的“概念网站?#34180;?#22914;何判断良莠,我自己总结了几条标准:

      第一个标准是时间性。很多人说web2.0?#20598;韉停?#36825;点我完全不同意。我个人认为,真正web2.0网站的?#20598;?#29305;别高,它的?#20598;?#23601;在于时间性。Craigslist发展了十年;mop从网友“mop”97年开始建站,也将近十年。。。。。。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所以我心目中真正的web2.0概念的网站,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这点和谢文的观点非常接近)。也就是说,从05年开始的一拨新web2.0网站,到08年左?#20063;?#33021;真正看出点名堂。时间是最大的成本和?#20598;鰲?#20381;据这个观点,如果我是VC的话,我就会选择已经沉淀了时间的网站?#27426;?#36873;择大?#23458;?#36164;到新近的网站,就极可能存在泡沫。

      第二个标准是“微”商?#30340;?#24335;。这个是我自创的词,哈哈。?#28023;?#25105;想表述的是:一个真正的web2.0网站,它的商?#30340;?#24335;应该来源于两个方面:“微”内容产生的广告或内容收入“微”用户产生的用户增值收入。对于这点,我从?#26041;?#37322;一下:我们知道,web2.0本义一般而言是“用户创造内容,然后服务用户?#20445;?#36825;句话说了“内容”和“用户”两个对象。而且它其实也限定了web2.0模式下,网站无论从“内容”还是“用户?#20445;?#37117;是依?#23567;?#38271;尾理论?#20445;?#38598;腋成裘而形成大额收入的。详细地说,比如投放到通过偏好聚合而细分的人群的广告,就是web2.0的“微”广告收入?#27426;?#38376;户的banner广告,就是web1.0模式的广告收入。比如起点网的付费阅读,就是“微”内容产生的收入?#27426;?#24464;静蕾的博客出书,就是web1.0模式的内容收入。而“微”用户增值的收入,最好的例子就是腾讯qq秀。

      网站的业务模式,是否建立在上述“微”商?#30340;?#24335;上,是区分一个网站是否真的是web2.0商业网站的标准?#27426;?#19981;在于他是否做了blog,rss,ajax等等,更不在于网站公关文章写得自己多么web2.0

      我举个例子:某网站,(不点名了,哈哈,要不又说我攻击竞争对手),开通了一项新的业务:为其上的blog用户提供博客文章个性化打印――这个业务,就不是一个“微”用户增值服务。(注意:这项业务不属于内容广告范畴,而属于用户增值范畴,即我前面说的“二微”的后者)。因为很简单,?#26197;?#32454;细思考就能明白:把自己的博客打印成文章,并通过配送拿到自己手上――这得是多么自恋的用户?#21028;?#35201;的服务啊!怎么可能是一个大众的需求?!所以这些业务的设计人?#20445;?#21387;根还只是web1.0的思维模式,在他们的?#28304;?#37324;,只看见少数“特殊”消费者,没有看到“微”的芸芸众生。

      豆瓣,又提他了,哈哈。其实说真的,?#30475;?#25552;豆瓣,我的?#37027;?#24456;复杂。因为我自己也是做网站的啊,所以很诚?#19994;?#25215;认,?#30475;?#25105;提到豆瓣的时候,总有点?#20992;省?#23601;好像我的本家曾经说的:“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34180;?#21704;哈,开个玩笑,阿北不要介意。这是我的个人情绪,不影响我的判断:我认为豆瓣网是国内目前唯一成规模的真正web2.0网站,豆瓣网的价值非常大――因为它?#30001;?#36848;“二微”方面都可以开展业务。

      简单的说,如果豆瓣采用最笨拙的“用户增值”方法?#22909;?#26376;每个用户缴费10元――我打?#27169;?#23427;目前的用户不少于30%愿意缴费。所以为什么没有vc投资豆瓣呢?#31354;?#30340;让我想不明白啊,想不明?#20303;?/p>

      扯?#35835;耍?#35828;回来:这篇blog主要想表述的就是用两个原则,来判断一个具体的网站是否具有web2.0泡沫。特别是第2个原则:“微”商?#30340;?#24335;。因为这才符合web2.0的商业本质――针对最终用户,web2.0其实是“快速消费品?#20445;欢?#38024;对最终用户,web1.0其实是“大众媒体?#34180;?/strong>

      如果不考虑企业级应用,那么从“大众媒体”到“快速消费品?#20445;?#23601;是我们此时此刻所处互联网的大趋势。

      星期二, 06月 6th, 2006 未分类 36条评论

      中文BBS:红旗下的蛋

      王冉发起,keso扩大影响,关于中文BBS为什么很火的讨论,本身?#19981;?#20102;起来。在此之前,我在《社区(1):聊天室启示录》也探讨过这个问题。本来不想再掺和,但keso提到了“中网新空气?#20445;?#35753;我想起1996年让朋友用3寸软盘拷贝那里的帖子,然后如饥似渴阅读的情?#21834;?#21442;与中文BBS,我如果从那时开始算,一?#21361;?#21313;年了。

      关于中文BBS之“火?#20445;?#22312;前面的文章里,我提到因为“?#38469;酢?#21644;?#25226;月邸?#20004;个“零成本?#20445;?em>“中文bbs社区之火的关键之处,第一在于BBS从?#38469;?#19978;?#27492;担?#23545;普通用户的?#20598;?#38750;常?#20572;际?#38646;成本;第二在于BBS上的?#26376;?#20960;乎不需要承担责任,而国人恰好特别?#19981;?#36825;样“不负责”的自由,?#26376;?#38646;成本”。

      我仔细看了keso的文章,发现他谈的主要也是?#25226;月邸?#30340;“零成本”问题,但是他把这个归于“独特的文化和民族心理?#20445;?#36825;点我不太赞同。我认为国人之所以?#19981;禕BS匿名发表,虽然有keso所言“面子问题和安全问题?#20445;?#20294;更关键的因素还在于我们当下的环?#22330;?#20063;就是说,如果西方人生活在我们的红旗下,他上BBS同样会如keso所言“人格?#27627;选薄?#23545;这种“人格?#27627;选保?#26356;深入的观察来自于哈维尔。他曾经举了一个例子并加以分析。具体情况请看链接,我就不再转了。

      这篇文章想把前文提到的“?#38469;酢?#21644;?#25226;月邸?#36825;两个“零成本”说透一点。

      “?#38469;酢?#30340;“零成本”是包括两个方面的,一方面是站方搭建BBS的成本很?#20572;?#27604;如可以直接用开源的程序或者discuz套装软件,因此按照官方说法,目前中国的BBS应该超过百万;另一方面,对于用户?#27492;担?#22312;BBS“潜水”难度很?#20572;?#20182;只需要点击页面,而“潜水?#26412;?#20102;,试着说几句话,也就顺理成章,所以用户这块使用BBS的学习成本也非常低。如此,结构基本雷同的百万BBS和千万的网民共同构造了中文BBS相对自组织的生态――我这句的意思是想强调discuz、动网?#21462;?#26631;准”BBS套件对中文BBS的发展其实起了重要的作用,这可以类比生物进化,“结构”相同的细胞才能自组织成为“组织?#34180;?#32780;如果一开始,没有discuz,动网等提供标准“BBS细胞?#20445;?#20013;文BBS目前也不会这么火。

      但这只是一个历史时段的概念――千篇一律的BBS结构虽然促进了中文BBS生态的基本形成,但是随着时间发展,tag、Rss、blog、Ajax等新老?#38469;?#37325;新获得关注后,中文BBS生态圈实际上从?#38469;?#19978;来看,已经处于一个变化的临界点。比如,目前豆瓣网的成功,就在于他不自觉地切合了这种结构变化趋势,我在《豆瓣的力量》中总结了一下,是从“我注六经”的结构,改成了“六经注我?#34180;?#32780;“百度贴吧”的成功,也不是因为“超女?#20445;?#32780;同样是因为“结构”的成功--“超女”只是让它的成功被广为人知而已。

      不过很少的人注意到这种?#38469;?#24341;发的结构转变趋势,做?#38469;?#30340;关注?#38469;酰?#20570;内容的关注内容,很少有人主动去考虑?#38469;?#21644;内容的契合点:“结构?#34180;?#25152;以国内目前有照猫画虎模仿豆瓣的,有从头开始做BBS的如西海。这些都是没有抓住关键问题,也很难获得成功。

      中文BBS上?#25226;月邸?#30340;“零成本”更是一个“双刃剑?#34180;?#20851;于这点,上面keso?#26723;?#24050;经很好了。我个人对此?#20889;?#38750;常深,亲身经历了很多此类事件。前段时间,上海的一个记者关于“铜须事件”采访我,我大致谈了?#26376;?#30340;零成本造成的“网络暴力”的四个特点:
      1.极端不负责任,不去考虑自己行为的后果。
      2.网友争抢道德的制高点,一旦占据了所谓的道德高地就开始用合理、合法的语气攻击他人。
      3.非此即彼的“圈子文化?#20445;?#19981;做朋友就是敌人。
      4.煽动者从不列举事实,只凭臆断宣泄感情和煽动网民情绪。

      我说了这么多,包括上面还引了哈维尔的故事,其实一直想说的是“零成本”的?#26376;?#33258;由,并不是真正的?#26376;?#33258;由,反而是对?#26376;?#33258;由的伤害。再引一段文字:?#26263;?#22269;著名心理学家弗洛?#32602;?#26366;经以《逃避自由》为题,探讨个人为了逃避责任和获得安全,而匿名加入群体后所表现出的暴虐和放纵。而如果这种暴虐得以假正义之名,则群体的放纵更会受到崇高感的鼓励而愈发膨?#20572;?#24182;最终导致群体暴力。在目前的正常秩序社会中,网络显然是最佳的匿名场所”

      面对这种情况,有人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实名制?#20445;?#20294;实践已经证明,“实名制”不是一个可操作的方案。

      ?#38469;?#30340;“零成本?#36125;?#36827;了中文BBS的发展,但目前造成“结构”的瓶?#20445;謊月?#30340;“零成本?#36125;?#36827;了中文BBS的发展,但目前造成“真实”的瓶颈?#27426;?#35841;能在目前中文BBS?#27604;?#30340;生态环?#35802;?#25235;住这两个关键问题,并有良好的方案予以解决,谁就能脱颖而出。否则,目前看似“?#27604;佟?#30340;中文BBS其?#24471;?#20160;么意思,特别是商业方面--红旗下的蛋,我们老百姓的“穷开心”而已。

      今天,我在blog上放了一首背?#26696;?#26354;。歌曲和这篇文章,说的都是一嘛事。

      星期日, 06月 4th, 2006 未分类 23条评论

      共享软件:陈一舟的渠道建设

      去年陈一舟收购“中国软件共享中心?#20445;?#24050;经是一个非常明确的信?#29275;?#20170;天刚看了消息:《千橡成立中国软件社区,称将促进开发者盈利》――显然,在结束了和msn的合作之后,mop的流量来源看来有了新的保障。

      网站要成功,或者说任?#25105;?#20010;商业企业要成功,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渠道建设?#34180;?#22312;中国,一个?#19994;紓?#19968;个IT,对现代企业制?#35748;?#30340;渠道建设,都做出过重要的贡?#20303;?#36718;到了互联网上,陈天桥成功的关键点也在于渠道――盛大兴起的几年,正好是网?#23578;?#36215;的时间,陈天桥敏锐地将网吧作为其代理渠道。这条渠道,相当于是一条从盛大公司直?#30001;?#21040;最终消费者钱包里的“直通车?#20445;?#38750;常有效率,所以商业上非常成功。

      但概而述之,互联网网站的渠道模式,主要有三种:第一是马云阿里巴巴和周鸿袆3721创建的“代理商”模式,这是条传?#25104;?#19994;渠道模式,但在当时用于互联网也是创新,为啥,因为当时互联网主要就三大门户啊,新浪他们就知道做页面,哪里想到去做个产品,然后再铺个渠道?!另外马云和周鸿袆的个人魅力,也使得这种代理商传统模式,在互联网上老树开新花,阿里巴巴和3721都发展得很不错;第二是“网站(网吧)联盟”模式。在我的印象中,这个模式大范围的最先使用是Tom网,功劳应该是王雷雷和?#25918;睿?#26102;任tom无线业务总监,现在青娱乐的老总)。“网站(网吧)联?#22235;?#24335;”的渠道,比第一种“代理商模式”更有效率,因为它充分发挥了互联网的特点,是一个互联网环?#35802;?#30340;创新。Tom使用这条渠道做无线业务,2002年一年,?#25317;?#26376;收入6000元,发展到年毛利1000万,月平均增长超过80%,创造了一个奇迹。上面说的陈天桥的盛大奇迹,也属此类。因此我一直认为,这些公司的成功,除了他们各自主营业务在当时正好处于大发展的环境之下,他们选择了符合互联网的“渠道模式?#20445;?#20063;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在此之后,就是第三种有效的渠道模式:“流行软件捆绑”模式。这种渠道特点,是将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打包进一个流行的软件--比如QQ,超级解霸,bitcomet等?#21462;?#36825;种渠道同样非常有效,但你会发现,当你选择这条渠道时,有一个特点:商业化软件,比如QQ、金山词霸,你如果和他们谈捆绑,价格会比较高,要求会比较严?#27426;?#27969;行的共享软件,因为往往是一、两人自己所开发,没那么多条条框框,谈起捆绑,价格会低一些,容易一些--QQ价格高?我就和珊蝴虫合作;msn没法谈,我就和msnshell合作;网络蚂蚁、flashget?#27604;?#26356;是首选。

      一般的网站渠道建设也就做到这个地步,但陈一舟更有气魄,野心也更大。这就要?#20154;?#35828;去年被千橡收购的“中国软件共享中心?#34180;?/p>

      中国的共享软件往往分两个版本,一个是free的,让你玩玩先;一个是收费的全功能版。但收费版往往由于支付方式和信用等?#20219;?#39064;,缴费的人不多;于是有的人就?#32842;?#25630;个网站,做个平台,一方面把所有流行的共享软件作者都联系上,另一方面向大众提供产品推荐和代收费服务――也就是说,他们做的是共享软件作者和普通用户之间的掮客。而陈一舟收购的“中国软件共享中心”就是这样的网站。

      而今天,陈一舟更进一步,干脆?#20204;?#27233;在“中国软件共享中心?#34987;?#30784;之上,自己挑头成立了“中国软件社区?#20445;?#27492;举有三个目的:一是进一步确定千橡在“共享软件”领域的“盟主”地位?#27426;?#26159;提“社区?#20445;?#22871;个概念,套到千橡一直提的“社区矩阵”的概念之中,便于以后?#26102;駒俗鰨?#19977;是mop等千橡旗下网站的流量,以后会通过上述共享软件渠道,获得充分保证――这才是最重要的,也是陈一舟的“中国软件社区”之本质。

      至于?#25353;?#36827;开发者盈利?#20445;?#36825;点你尽可以去相信。

      后记:

      有网友说,我最近写的几篇blog都和mop有关。是啊,这不奇怪,我一直长时间研究陈一舟和mop,研究得比较细致,比如,我甚至把陈一舟十年来的历史都滤了一遍,从中发掘并总结出了他的行为模式。

      不过最近几篇都和mop有关,倒确属巧合――因为mop改版,让我知道了大杂烩的发贴量。这个事情让我比较开心,呵呵,很久以来,我一直试图得到这个数据,但始终?#27492;臁?#25152;以最近围?#35889;舖op,我多写了几篇。其实,我还写了一篇对mop的全面分析文章。那篇文章写得比较深入;但如果公开发表,可能n多人会误解我在攻击mop,?#28120;?#20877;三,就不贴了。

      解释这些,是希望大家能平和地讨论,不要认为我在专门针对mop,我不会主动蓄意攻击竞争对手的。

      另外有网?#20005;?#26395;我比较chinarenmop的情况。大致说一点:mop的“大杂烩”每天主贴2000-2500,回复10万左右;chinaren每天主贴5000,回复也是10万左右。而在随机的几个时点上,chinaren在线人数是天涯的1/3-1/5左右。

      这些数据供大家参考。

      星期五, 06月 2nd, 2006 未分类 26条评论
      双色球围龙头方法
      <dl id="zq53x"></dl>
        <dl id="zq53x"><menu id="zq53x"></menu></dl>

        <em id="zq53x"></em>
          <dl id="zq53x"><menu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menu></dl>
          <span id="zq53x"><form id="zq53x"><wbr id="zq53x"></wbr></form></span>
          <div id="zq53x"></div><sup id="zq53x"><ins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ins></sup>

          <dl id="zq53x"></dl>
            <dl id="zq53x"><menu id="zq53x"></menu></dl>

            <em id="zq53x"></em>
              <dl id="zq53x"><menu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menu></dl>
              <span id="zq53x"><form id="zq53x"><wbr id="zq53x"></wbr></form></span>
              <div id="zq53x"></div><sup id="zq53x"><ins id="zq53x"><small id="zq53x"></small></ins></sup>

              多乐彩计划 十一运夺金开奖视频网 花花公子怎么玩 网赌bbin电子游戏真相 法兰克福到沃尔夫斯堡怎么走 阿尔瓦斯尔vs阿尔萨德比分 月光宝盒免费试玩 北京赛车pk10开奖公式 360老时时彩走势 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